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银河英雄记)全章节在线阅读_(银河英雄记)全本在线阅读

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银河英雄记)全章节在线阅读_(银河英雄记)全本在线阅读 31.对付禁魔,我有特别的战斗技巧! 试读

2022-11-14 18:06 作者:林牧
  • 银河英雄记 银河英雄记

    《银河英雄记》,以林牧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林牧”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林之荣的眉头跳动一下,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啊……荣叔,你来得正好,快帮我一下,我要换个方法绑住……”说着,他又解开了绑带,让林之荣帮他斜着将大剑绑好,试了几下,虽然还是有些勉强,但总算可以将剑顺利的拔出来了。“少爷是准备修行武技吗?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小姐修行武技留下来的木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银河英雄记》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林牧”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捏碎我?”他的声音回荡在艺术馆的长廊里,忽远忽近,影影绰绰,似乎有无数个他出现在这长廊之中,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边。沙尔的脸色微变,眼中寒光闪烁,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反手,拔剑,足有两米长,半米宽的合金巨剑顿时呼啸而起,横扫八方,沉淀在身体中的魔力轰然而起,精气狼烟,斗破苍穹,形成肉眼可见的银白肃杀之力,雷霆万钧一般。斗气,黄金泰坦文明发掘出来的强大力量,本质上也同样属于能量辐射体系的范畴,与法师所掌握的魔力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当然黄金泰坦们是不会认可这个结论的。而魔法与斗气之间仿佛无法逆转的对立冲突,也成了黄金泰坦们可以无视人类所有研究证明的强大理由。但其实所有人都清楚,这只不过是黄金泰坦不愿意承认他们的文明的确有可能是发源于高等精灵文明罢了。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在林牧眼中,斗气与魔法是一条殊途同归的体系,这样的话,那么有些事情就会变得让人很吃惊。比如说此刻。当沙尔毫不犹豫的提剑横斩,银白肃杀的斗气呼啸而起,席卷长廊,破碎冰晶,将那些氤氲在长廊里的寒气逼退驱散后,林牧的身影就不可避免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没有了氤氲冷白的寒气遮掩,哈利一眼就看清楚了林牧的面目。黑色斗篷,银白面具,身躯修长优雅如高等精灵,擅长寒冰系法术。所有的种种,都与那个杀死亚曼·加里伦特的黑法师的特征描述符合,更重要的是林牧身上所笼罩的元素波动强大得足以让人心悸。所以哈利没有愚蠢到去询问林牧到底是不是那个杀死了亚曼·加里伦特的凶手,而是毫不犹豫的从怀中掏出了禁魔卷轴,然后第一时间使用了。也许有可能是认错了,但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以最优的代价杀死一个疑似凶手,同时百分之百会干扰到这次任务的敌人。作为一个法师,哈利自忖也许不是最优秀的,但绝对是合格的。一个法师最强大的战斗天赋是什么?多重施法?复合施法?强大的魔力?可怕的元素操控力?不,那些只是技巧罢了。真正强大的战斗天赋,甚至不只是局限在法师上,而是任何一场战斗都能一以贯之的强大战斗天赋,那就是在你的敌人攻击你之前,就先一步干掉他。哈利还没有蠢到先跟眼前这个敌人来一场法师之间的较量,然后等到发现自己的确打不赢对方后,才慌慌张张的使用禁魔卷轴,会那样做的人,都是蠢货。明明有一把枪,却要放下枪去肉搏,打不赢了才去拿枪,那不是傻哔是什么。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使用的卷轴是禁魔卷轴,所以他一点都不心疼。禁魔卷轴,可以扭曲附近空间能量元素的辐射波动,造成法师无法成功建立出法术模型,导致法术释放失败,从而实现所谓的禁魔领域。所以对于一个法师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禁魔卷轴更加让法师觉得恶心的东西了。这种恶心的程度甚至到了,即便哈利是使用禁魔卷轴的人,也依然有种被恶心到了感觉。因为禁魔卷轴可不会聪明到敌我识别,一旦使用,对于双方的法师来说都是同样的效果,还有什么比一个法师失去了施法能力更能让法师觉得恶心的事情吗?没有!所以哈利在使用了禁魔卷轴后,就毫不犹豫的往后退,仿佛躲瘟疫一般,一面离开,一面寒着脸道:“沙尔,交给你了。该死的禁魔卷轴,制造禁魔卷轴的法师都应该去死!”“哈哈。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对待他的!”沙尔大笑一声,扛起剑,向着林牧大步走去。“禁魔卷轴?!”林牧感受着禁魔卷轴释放后,方圆数百米内瞬间紊乱掉的元素波动,哪怕是一个传奇法师,也很难在这样紊乱的元素波动中建立起法术模型来。“的确是很糟糕的东西啊。”他叹了口气,敏锐的在元素波动彻底紊乱掉之前,散去了掌中构建起的法术模型,摇摇头,看向提着剑向着他逼迫而来的沙尔。在禁魔领域中同一个战士战斗,对于一个法师来说,这绝对是一场噩梦,可惜,那些法师之中并不包括他。“还准备做无谓的抵抗吗?”沙尔冷笑一声,银白色的斗气燃烧如火,随手摘掉了金属面罩,金色的长发在浓烈燃烧的斗气之中,宛如黄金一般璀璨辉煌,手中合金巨剑一扫,轰的一声,炸裂空气,肉眼可见的银白剑气锋锐无双,呼啸而起,掀起地面的瓷砖,摧枯拉朽,向着林牧轰杀而去。“先别杀了他,不能让他死得太轻松了。”哈利已经退到了长廊的尽头,忽然想起来,连忙叫了一声,然后就不再关注,“解决了之后,尽快过来与我汇合。警察应该要到了。”“明白。”沙尔头也不回,瓮声瓮气的回答着,凶狠的目光锁定住林牧,合金巨剑微微一偏,带着一抹残忍,“那就先把你砍成人棍好了。”“你确定?”林牧面无表情的站立在原地,抬起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迎面而来的呼啸巨剑,斗气刚烈,压迫得人呼吸不过来。然后在沙尔讥笑的目光中,林牧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指,白皙甚至有些纤细的手指就这么向着可以切金断玉的合金巨剑点去。铛!如同金铁交割的声音骤然而起,沙尔瞳孔一缩,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的僵直之中,他是如此的震惊,以至于他甚至忘了自己还在战斗中,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那个黑衣银面的法师就这么伸出指尖,然后就挡住了他的剑。见鬼,他只是一个法师,又不是那些该死的机器人!而且就算是机器人,他自负自己一剑之下,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但事实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那个人,那个在禁魔卷轴下,失去了施法能力的脆皮法师就这么伸出手指然后就挡住了他的剑。“这不可能!”沙尔猛然咆哮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惊恐,“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他面无表情的淡淡说着,收回手指,指尖有一滴鲜血渗透,他抓在掌心之中,然后目光骤然变得冰寒,反手一掌,在沙尔惊骇之下有些失控的银白斗气上一抓,浓烈气魄,燃烧光芒,轰的一声,激荡光辉,直接抓住沙尔手中的合金巨剑,咔嚓一声,剑断,人伤。“这不可能!”沙尔还在咆哮,整个人陷入了一种世界观坍塌的癫狂之中,这让他几乎丧失了一个十九级战士应该有的战斗判断,虽然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几秒钟的时间,对于林牧来说,已经足够了。一指挡剑,一掌断剑,然后横掌如刀洞穿沙尔的胸口,整个过程,林牧也只用了三秒钟的时间而已,在沙尔反应过来之前,沙尔,已经死了。他面无表情的抽回手,右手还残留着沙尔的鲜血,有些滑腻,他就有些嫌恶的在沙尔的战甲上擦了擦,优雅如绅士一般,抬起头正好看见已经退到长廊尽头的哈利听到沙尔的咆哮而猛然回头的目光。“抱歉,忘了告诉你们了。对付禁魔,我有特别的战斗技巧。”他微微笑着,优雅迷人,但落在哈利眼中,无疑比恶魔的微笑还要可怕。

在线试读

31.对付禁魔,我有特别的战斗技巧!

“捏碎我?”

他的声音回荡在艺术馆的长廊里,忽远忽近,影影绰绰,似乎有无数个他出现在这长廊之中,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在天边。

沙尔的脸色微变,眼中寒光闪烁,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反手,拔剑,足有两米长,半米宽的合金巨剑顿时呼啸而起,横扫八方,沉淀在身体中的魔力轰然而起,精气狼烟,斗破苍穹,形成肉眼可见的银白肃杀之力,雷霆万钧一般。

斗气,黄金泰坦文明发掘出来的强大力量,本质上也同样属于能量辐射体系的范畴,与法师所掌握的魔力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当然黄金泰坦们是不会认可这个结论的。

而魔法与斗气之间仿佛无法逆转的对立冲突,也成了黄金泰坦们可以无视人类所有研究证明的强大理由。

但其实所有人都清楚,这只不过是黄金泰坦不愿意承认他们的文明的确有可能是发源于高等精灵文明罢了。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在林牧眼中,斗气与魔法是一条殊途同归的体系,这样的话,那么有些事情就会变得让人很吃惊。

比如说此刻。

当沙尔毫不犹豫的提剑横斩,银白肃杀的斗气呼啸而起,席卷长廊,破碎冰晶,将那些氤氲在长廊里的寒气逼退驱散后,林牧的身影就不可避免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没有了氤氲冷白的寒气遮掩,哈利一眼就看清楚了林牧的面目。

黑色斗篷,银白面具,身躯修长优雅如高等精灵,擅长寒冰系法术。

所有的种种,都与那个杀死亚曼·加里伦特的黑法师的特征描述符合,更重要的是林牧身上所笼罩的元素波动强大得足以让人心悸。

所以哈利没有愚蠢到去询问林牧到底是不是那个杀死了亚曼·加里伦特的凶手,而是毫不犹豫的从怀中掏出了禁魔卷轴,然后第一时间使用了。

也许有可能是认错了,但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以最优的代价杀死一个疑似凶手,同时百分之百会干扰到这次任务的敌人。

作为一个法师,哈利自忖也许不是最优秀的,但绝对是合格的。一个法师最强大的战斗天赋是什么?

多重施法?复合施法?强大的魔力?可怕的元素操控力?

不,那些只是技巧罢了。

真正强大的战斗天赋,甚至不只是局限在法师上,而是任何一场战斗都能一以贯之的强大战斗天赋,那就是在你的敌人攻击你之前,就先一步干掉他。

哈利还没有蠢到先跟眼前这个敌人来一场法师之间的较量,然后等到发现自己的确打不赢对方后,才慌慌张张的使用禁魔卷轴,会那样做的人,都是蠢货。

明明有一把枪,却要放下枪去肉搏,打不赢了才去拿枪,那不是傻哔是什么。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使用的卷轴是禁魔卷轴,所以他一点都不心疼。

禁魔卷轴,可以扭曲附近空间能量元素的辐射波动,造成法师无法成功建立出法术模型,导致法术释放失败,从而实现所谓的禁魔领域。

所以对于一个法师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禁魔卷轴更加让法师觉得恶心的东西了。这种恶心的程度甚至到了,即便哈利是使用禁魔卷轴的人,也依然有种被恶心到了感觉。

因为禁魔卷轴可不会聪明到敌我识别,一旦使用,对于双方的法师来说都是同样的效果,还有什么比一个法师失去了施法能力更能让法师觉得恶心的事情吗?没有!

所以哈利在使用了禁魔卷轴后,就毫不犹豫的往后退,仿佛躲瘟疫一般,一面离开,一面寒着脸道“沙尔,交给你了。该死的禁魔卷轴,制造禁魔卷轴的法师都应该去死!”

“哈哈。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对待他的!”

沙尔大笑一声,扛起剑,向着林牧大步走去。

“禁魔卷轴?!”

林牧感受着禁魔卷轴释放后,方圆数百米内瞬间紊乱掉的元素波动,哪怕是一个传奇法师,也很难在这样紊乱的元素波动中建立起法术模型来。

“的确是很糟糕的东西啊。”

他叹了口气,敏锐的在元素波动彻底紊乱掉之前,散去了掌中构建起的法术模型,摇摇头,看向提着剑向着他逼迫而来的沙尔。

在禁魔领域中同一个战士战斗,对于一个法师来说,这绝对是一场噩梦,可惜,那些法师之中并不包括他。

“还准备做无谓的抵抗吗?”

沙尔冷笑一声,银白色的斗气燃烧如火,随手摘掉了金属面罩,金色的长发在浓烈燃烧的斗气之中,宛如黄金一般璀璨辉煌,手中合金巨剑一扫,轰的一声,炸裂空气,肉眼可见的银白剑气锋锐无双,呼啸而起,掀起地面的瓷砖,摧枯拉朽,向着林牧轰杀而去。

“先别杀了他,不能让他死得太轻松了。”

哈利已经退到了长廊的尽头,忽然想起来,连忙叫了一声,然后就不再关注,“解决了之后,尽快过来与我汇合。警察应该要到了。”

“明白。”

沙尔头也不回,瓮声瓮气的回答着,凶狠的目光锁定住林牧,合金巨剑微微一偏,带着一抹残忍,“那就先把你砍成人棍好了。”

“你确定?”

林牧面无表情的站立在原地,抬起头,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迎面而来的呼啸巨剑,斗气刚烈,压迫得人呼吸不过来。

然后在沙尔讥笑的目光中,林牧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指,白皙甚至有些纤细的手指就这么向着可以切金断玉的合金巨剑点去。

铛!

如同金铁交割的声音骤然而起,沙尔瞳孔一缩,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的僵直之中,他是如此的震惊,以至于他甚至忘了自己还在战斗中,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那个黑衣银面的法师就这么伸出指尖,然后就挡住了他的剑。

见鬼,他只是一个法师,又不是那些该死的机器人!而且就算是机器人,他自负自己一剑之下,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但事实就是如此的不可思议,那个人,那个在禁魔卷轴下,失去了施法能力的脆皮法师就这么伸出手指然后就挡住了他的剑。

“这不可能!”

沙尔猛然咆哮起来,眼中闪过一抹惊恐,“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他面无表情的淡淡说着,收回手指,指尖有一滴鲜血渗透,他抓在掌心之中,然后目光骤然变得冰寒,反手一掌,在沙尔惊骇之下有些失控的银白斗气上一抓,浓烈气魄,燃烧光芒,轰的一声,激荡光辉,直接抓住沙尔手中的合金巨剑,咔嚓一声,剑断,人伤。

“这不可能!”

沙尔还在咆哮,整个人陷入了一种世界观坍塌的癫狂之中,这让他几乎丧失了一个十九级战士应该有的战斗判断,虽然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但是几秒钟的时间,对于林牧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指挡剑,一掌断剑,然后横掌如刀洞穿沙尔的胸口,整个过程,林牧也只用了三秒钟的时间而已,在沙尔反应过来之前,沙尔,已经死了。

他面无表情的抽回手,右手还残留着沙尔的鲜血,有些滑腻,他就有些嫌恶的在沙尔的战甲上擦了擦,优雅如绅士一般,抬起头正好看见已经退到长廊尽头的哈利听到沙尔的咆哮而猛然回头的目光。

“抱歉,忘了告诉你们了。对付禁魔,我有特别的战斗技巧。”

他微微笑着,优雅迷人,但落在哈利眼中,无疑比恶魔的微笑还要可怕。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