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银河英雄记(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银河英雄记)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银河英雄记(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银河英雄记)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62.所以我爱他们,我恨他们!【求推荐】 试读

2022-11-14 18:11 作者:林牧
  • 银河英雄记 银河英雄记

    《银河英雄记》,以林牧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林牧”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林之荣的眉头跳动一下,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啊……荣叔,你来得正好,快帮我一下,我要换个方法绑住……”说着,他又解开了绑带,让林之荣帮他斜着将大剑绑好,试了几下,虽然还是有些勉强,但总算可以将剑顺利的拔出来了。“少爷是准备修行武技吗?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小姐修行武技留下来的木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银河英雄记》“林牧”的作品之一,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三百年前,确切的说银河历三十一年,联邦成立前二十年,高等精灵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月光君主陨落。高等精灵瞬间塌掉了半边天,那时候与虫族的战争还没有开始,人类与黄金泰坦联手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在那样的情况下,高等精灵在日光君主的命令下开始了一项秘密计划,利用庞大的,种族杂乱的婆罗精灵制造出足够的人造泰坦,以对抗人类和黄金泰坦的联手。整个计划被命名为泰坦尼克,主持者是阿尔萨斯的导师,蛛后萝丝的丈夫杰克·阿克蒙德,一个不被世人所知道的人类,即便是在有关于阿尔萨斯与蛛后萝丝的档案之中,他也只是作为可怜的被杀死吃掉的丈夫而出现。而事实上杰克·阿克蒙德绝对是一个天才,哪怕根本就没有关于杰克·阿克蒙德的记载流传,但仅仅只是林牧所知道的只言片语,就可以看出杰克·阿克蒙德绝对是一个超级天才。别的不说,作为一个人类,能够让拥有着凯萨摩尔家族血统的蛛后萝丝下嫁,能够让同样拥有着凯萨摩尔家族血统的阿尔萨斯拜其为导师。并且在排外的高等精灵一族中被日光君主所青睐,让其主持足以决定当时高等精灵命运的泰坦尼克计划,就可以知道他绝对不会仅仅只是一个可怜的丈夫。林牧并不清楚那个庞大计划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仅仅就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其实就可以推断出很多东西,而前世里他从阿尔萨斯口中知道的只言片语,更是为他勾勒出了一个隐约的真相。也许他所知道的真相也只是阿尔萨斯说来欺骗他的,但他相信有些东西总是骗不了人的。“这个种族的血管中流的每一滴血,都充满了罪恶、利益和肮脏的东西。”“他们是所有矛盾的集合:他们热情,他们冷酷;他们善于记忆,他们经常遗忘;他们坚持原则,他们随时妥协;他们愿与圣徒为伴,他们总和魔鬼合作;他们非常冷静,他们必然疯狂。他们是天使,他们也是魔鬼。”“所以我爱他们,我恨他们。”林牧看着阿尔萨斯一字一顿的说着,手中的法杖扬起,元素咆哮,酝酿着危险与恐怖,但阿尔萨斯却没有半点在意,他只是近乎呆滞的听着林牧说出的话语,那熟悉的话语,仿佛时光之咒一般将他拉回了他人生的原点,一切命运开始的那一天。那一天是她第一次带他来见他,她要嫁给一个人类,他理所当然的站在了反对者的行列,他质问他,作为一个人类,他们怎么能相信他?然后那个男人,他的导师,她的丈夫,就对着他说了这样的话。然后再次听到这句话是什么时候呢?好像是他奉命去围杀她吧。因为她杀死了自己的丈夫,破坏了整个高等精灵进行了整整十年的伟大计划,她站在日光君主的面前,站在他,还有无数高等精灵法师的面前,抱着那个男人的尸体说了同样的话。只不过他说的是人类,她说的却是高等精灵。再然后呢?是自己知道真相后,在族人的愤怒与不解之中,在那足以埋葬自己所有理想与坚持的绝望之中,在那堕落为邪恶的亡灵巫妖的灵魂转换火焰之中响起的咆哮,那声音来自于他,来自于她,还是来自于他。真的记不得了啊。而现在,他又听到了,在沦为巫妖之后的三百年,爱恨都早就被时间模糊得分不清楚的时候,又一次听到了啊。然后他整个人就都陷入了那泛黄的记忆之中,连战斗都忘记了。很多事情,一开始是好的,但最后为什么就坏掉了呢。很多坚持,一开始是记得的,但最后为什么却忘记了呢。“是啊,我答应过他,也答应她,永远不会做同样的事情。原来听的人还记得,只是说的人,却忘掉了啊。”他叹息着,抬起头,看见林牧法杖中扬起的可怕元素潮汐,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这么多年来,一直以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被仇恨所拉扯着,不管如何也想着一定要活下去,因为我还没有完成我的复仇。”“但想来做了这些事情,他们知道了,也会怪我吧。”“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同样的腐朽的被仇恨所笼罩的味道,但愿你还没有如我一样以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其实却被仇恨拉扯着,伤害了真正在乎自己的人。”阿尔萨斯抬起头,“其实想想,所谓的仇恨,也只是自己的不甘罢了。”林牧面无表情,手中呼啸的法术骤然而出,冰之君主的叹息轰鸣而下,恐怖的冰风暴冻结一切,仿佛可以洗刷掉整个世界的不洁与罪恶。阿尔萨斯就在这洁白的冰与霜之中被冻结,脸上却是有些解脱般的微笑。林牧就忍不住也有些失神,此刻阿尔萨斯的样子像极了他记忆中最后的那一秒,想来前世里那终结死亡的歼星炮光辉落下的时候,自己脸上也是带着同样的笑容吧。他不清楚发生在阿尔萨斯身上的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想来在成为巫妖后的三百年里,他应该也一直被仇恨所拉扯着吧。就如同前世里的他一样,有一段时间他也被仇恨所折磨着,想要毁灭掉一切,但终究还是没有,偶尔想想还自嘲自己始终太过软弱。但现在看到阿尔萨斯的样子,林牧才陡然明白,如果前世里自己真的被仇恨所驱使,那或许也就不会有重头再来,挽救一切的机会吧。沉沦在仇恨里的人,就算是重来一次,又哪里有资格去守护那些美好。他想着,在冰之君主的叹息彻底释放之前,微微偏离了一下方向,没有选择直接杀死阿尔萨斯,而是抬起头,透过几乎被夷为平地的残垣断壁看见亚当·加里伦特有些慌乱的钻进了最后的撤离通道。“你不杀了我吗?”阿尔萨斯被冻结在寒冰之中,意念震荡。林牧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只是脚下一步踏出,丢下暂时被冰封冻结的阿尔萨斯,向着亚当·加里伦特追去。比起杀死阿尔萨斯,林牧更想弄清楚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比起阿尔萨斯来说,就实力而言,亚当·加里伦特不过只是一个小角色。但就这个事件而言,林牧知道亚当·加里伦特知道的肯定比阿尔萨斯更多,可不能让他给逃走了。“亚当·加里伦特,你要去哪里。”“该死,阿尔萨斯这个废物,这么简单就被击败了。可恶。”听到声音,亚当·加里伦特心头一惊,下意识的释放出一个法术,被林牧面无表情的抓在手里,一掌掐灭。亚当·加里伦特脸色铁青,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强行镇定下来,“不管你是谁,不要以为打败了阿尔萨斯就能够了结这件事情。你根本就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别说你只是一个圣位,就算你是传奇,跟我们作对,你也只有死路一条!”林牧冷冷的看着亚当·加里伦特,叹了口气,很认真很认真的开口道,“所以,麻烦你,一定要告诉我,我要面对的都是些什么样的……杂碎!”

在线试读

62.所以我爱他们,我恨他们!【求推荐】

三百年前,确切的说银河历三十一年,联邦成立前二十年,高等精灵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月光君主陨落。高等精灵瞬间塌掉了半边天,那时候与虫族的战争还没有开始,人类与黄金泰坦联手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在那样的情况下,高等精灵在日光君主的命令下开始了一项秘密计划,利用庞大的,种族杂乱的婆罗精灵制造出足够的人造泰坦,以对抗人类和黄金泰坦的联手。

整个计划被命名为泰坦尼克,主持者是阿尔萨斯的导师,蛛后萝丝的丈夫杰克·阿克蒙德,一个不被世人所知道的人类,即便是在有关于阿尔萨斯与蛛后萝丝的档案之中,他也只是作为可怜的被杀死吃掉的丈夫而出现。

而事实上杰克·阿克蒙德绝对是一个天才,哪怕根本就没有关于杰克·阿克蒙德的记载流传,但仅仅只是林牧所知道的只言片语,就可以看出杰克·阿克蒙德绝对是一个超级天才。

别的不说,作为一个人类,能够让拥有着凯萨摩尔家族血统的蛛后萝丝下嫁,能够让同样拥有着凯萨摩尔家族血统的阿尔萨斯拜其为导师。

并且在排外的高等精灵一族中被日光君主所青睐,让其主持足以决定当时高等精灵命运的泰坦尼克计划,就可以知道他绝对不会仅仅只是一个可怜的丈夫。

林牧并不清楚那个庞大计划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仅仅就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其实就可以推断出很多东西,而前世里他从阿尔萨斯口中知道的只言片语,更是为他勾勒出了一个隐约的真相。

也许他所知道的真相也只是阿尔萨斯说来欺骗他的,但他相信有些东西总是骗不了人的。

“这个种族的血管中流的每一滴血,都充满了罪恶、利益和肮脏的东西。”

“他们是所有矛盾的集合他们热情,他们冷酷;他们善于记忆,他们经常遗忘;他们坚持原则,他们随时妥协;他们愿与圣徒为伴,他们总和魔鬼合作;他们非常冷静,他们必然疯狂。他们是天使,他们也是魔鬼。”

“所以我爱他们,我恨他们。”

林牧看着阿尔萨斯一字一顿的说着,手中的法杖扬起,元素咆哮,酝酿着危险与恐怖,但阿尔萨斯却没有半点在意,他只是近乎呆滞的听着林牧说出的话语,那熟悉的话语,仿佛时光之咒一般将他拉回了他人生的原点,一切命运开始的那一天。

那一天是她第一次带他来见他,她要嫁给一个人类,他理所当然的站在了反对者的行列,他质问他,作为一个人类,他们怎么能相信他?然后那个男人,他的导师,她的丈夫,就对着他说了这样的话。

然后再次听到这句话是什么时候呢?

好像是他奉命去围杀她吧。因为她杀死了自己的丈夫,破坏了整个高等精灵进行了整整十年的伟大计划,她站在日光君主的面前,站在他,还有无数高等精灵法师的面前,抱着那个男人的尸体说了同样的话。

只不过他说的是人类,她说的却是高等精灵。

再然后呢?是自己知道真相后,在族人的愤怒与不解之中,在那足以埋葬自己所有理想与坚持的绝望之中,在那堕落为邪恶的亡灵巫妖的灵魂转换火焰之中响起的咆哮,那声音来自于他,来自于她,还是来自于他。

真的记不得了啊。

而现在,他又听到了,在沦为巫妖之后的三百年,爱恨都早就被时间模糊得分不清楚的时候,又一次听到了啊。

然后他整个人就都陷入了那泛黄的记忆之中,连战斗都忘记了。

很多事情,一开始是好的,但最后为什么就坏掉了呢。很多坚持,一开始是记得的,但最后为什么却忘记了呢。

“是啊,我答应过他,也答应她,永远不会做同样的事情。原来听的人还记得,只是说的人,却忘掉了啊。”

他叹息着,抬起头,看见林牧法杖中扬起的可怕元素潮汐,竟然有种解脱的感觉,“这么多年来,一直以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被仇恨所拉扯着,不管如何也想着一定要活下去,因为我还没有完成我的复仇。”

“但想来做了这些事情,他们知道了,也会怪我吧。”

“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同样的腐朽的被仇恨所笼罩的味道,但愿你还没有如我一样以为自己在做对的事情,其实却被仇恨拉扯着,伤害了真正在乎自己的人。”

阿尔萨斯抬起头,“其实想想,所谓的仇恨,也只是自己的不甘罢了。”

林牧面无表情,手中呼啸的法术骤然而出,冰之君主的叹息轰鸣而下,恐怖的冰风暴冻结一切,仿佛可以洗刷掉整个世界的不洁与罪恶。

阿尔萨斯就在这洁白的冰与霜之中被冻结,脸上却是有些解脱般的微笑。

林牧就忍不住也有些失神,此刻阿尔萨斯的样子像极了他记忆中最后的那一秒,想来前世里那终结死亡的歼星炮光辉落下的时候,自己脸上也是带着同样的笑容吧。

他不清楚发生在阿尔萨斯身上的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想来在成为巫妖后的三百年里,他应该也一直被仇恨所拉扯着吧。

就如同前世里的他一样,有一段时间他也被仇恨所折磨着,想要毁灭掉一切,但终究还是没有,偶尔想想还自嘲自己始终太过软弱。但现在看到阿尔萨斯的样子,林牧才陡然明白,如果前世里自己真的被仇恨所驱使,那或许也就不会有重头再来,挽救一切的机会吧。

沉沦在仇恨里的人,就算是重来一次,又哪里有资格去守护那些美好。

他想着,在冰之君主的叹息彻底释放之前,微微偏离了一下方向,没有选择直接杀死阿尔萨斯,而是抬起头,透过几乎被夷为平地的残垣断壁看见亚当·加里伦特有些慌乱的钻进了最后的撤离通道。

“你不杀了我吗?”

阿尔萨斯被冻结在寒冰之中,意念震荡。

林牧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只是脚下一步踏出,丢下暂时被冰封冻结的阿尔萨斯,向着亚当·加里伦特追去。

比起杀死阿尔萨斯,林牧更想弄清楚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比起阿尔萨斯来说,就实力而言,亚当·加里伦特不过只是一个小角色。

但就这个事件而言,林牧知道亚当·加里伦特知道的肯定比阿尔萨斯更多,可不能让他给逃走了。

“亚当·加里伦特,你要去哪里。”

“该死,阿尔萨斯这个废物,这么简单就被击败了。可恶。”

听到声音,亚当·加里伦特心头一惊,下意识的释放出一个法术,被林牧面无表情的抓在手里,一掌掐灭。

亚当·加里伦特脸色铁青,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强行镇定下来,“不管你是谁,不要以为打败了阿尔萨斯就能够了结这件事情。你根本就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别说你只是一个圣位,就算你是传奇,跟我们作对,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林牧冷冷的看着亚当·加里伦特,叹了口气,很认真很认真的开口道,“所以,麻烦你,一定要告诉我,我要面对的都是些什么样的……杂碎!”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