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肖大宝寒欣妍小说推荐(肖大宝寒欣妍小说推荐)小说目录列表阅读-肖大宝寒欣妍小说推荐最新阅读

肖大宝寒欣妍小说推荐(肖大宝寒欣妍小说推荐)小说目录列表阅读-肖大宝寒欣妍小说推荐最新阅读 第0041章 化学推断题 试读

2022-11-14 18:07 作者:肖大宝
  • 天蛇变 天蛇变

    书名叫做《天蛇变》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肖大宝”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肖大宝寒欣妍,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随着太阳的渐渐落下,蛇王的身体也开始变化起来,首先是整个身体变得洁白如玉,还散发出点滴乳白色的光芒。而它的体型,也开始变小,原本足有六米长的身子,渐渐缩小到只有不到一米长。“妈呀,这蛇肯定成精了,不然怎么还能缩小呢。”肖大宝张大嘴巴看着眼前出现的一幕,喃喃地说着......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天蛇变》本书主角有肖大宝寒欣妍小说推荐,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肖大宝”之手,本书精彩章节:“侯文涛,你是班长,班里现在这么乱,你怎么不管一管。”肖大宝敲了敲讲桌,对台下的侯文涛说道。“我……”侯文涛没想到肖大宝把这个难题抛给了自己,只好硬着头皮对教室里吼道:“都安静点,听肖大宝讲题了。”他初中三年都是班长,威望可比肖大宝高多了,这么一吼,班里人也都静了下来。班里虽然安静了,但每个人的心里却都没有安静。他们没想到侯文涛居然对肖大宝的话言听计从,难道前天两个人打架之后,侯文涛就不敢再跟肖大宝作对了?可是这明显说不过去啊。肖大宝在打架时没有占到什么优势,而且他父亲肖成志还是侯文涛父亲的下属,不论怎么说,侯文涛都不会畏惧肖大宝的。只有寒欣妍知道侯文涛为什么会如此低声下气,她看着曾经那个阳光帅气的少年,在肖大宝的威逼之下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心里就更是憎恨肖大宝了。“上课就要有上课的规矩,你们这样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肖大宝环视了教室一圈,突然狠狠地一拳砸在讲桌上,把旁边站着的曾山都吓了一跳。初三六班的学生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肖大宝发威,都是心中一跳,感到非常不可置信。他们看着讲桌上那个拧着眉毛的胖子,突然觉得心底有一股寒意升起。“这道推断题主要是考一些基础知识,我有两种解题方法。”肖大宝将台下的学生们都震服之后,才缓缓地讲起题目来。“第一种方法适合于基础好的同学。我们先看题目,这个地方写的‘蓝色溶液’,第一感觉就是应该有铜离子存在。”肖大宝指着其中一个条件说道。“既然我们猜测有铜离子,那么就继续往下做……做到这里再回过头看条件,最后就能把所有的答案推断出来。”肖大宝简简单单地几句话,就把这道推断题给解答完毕了。不过,在场的大多数学生都是一脸的迷茫之色,因为他们的成绩都不太好,肖大宝这种解法他们都没有听懂。只有少数几个学习好的同学暗暗点头,心想肖大宝的这个方法的确是最快捷、最方便的。一旁的曾山看到肖大宝用这种方法就把题目做出来了,眼皮忍不住又跳了一跳。这道推断题虽然不难,但还是有许多陷阱的,就算是他去做,也要花上十分钟才能解出来。但是肖大宝居然只是扫了一眼,立即就能说出答案,这也太夸张了吧。而且他所用的方法还非常高端,这种方法是不能讲给学生们听的,因为讲出去之后,很多基础不好的同学根本听不懂,反而还会犯迷糊。他正要走上讲台,自己来讲正规的解法,肖大宝的声音再次响起:“刚才那个方法,只适用于成绩好的同学,下面我的这个方法,就适用于那些成绩不是很好的人。”什么?还有第二种解法。曾山把刚迈出去的脚步又缩了回来,他倒是要听听这个解法跟自己的正规方法有什么区别。“基础稍微差一些的同学,可以先从这里入手。”肖大宝指着其中一个条件,然后把正规的推理步骤一条条地解释出来,在解释的同时,还深入浅出地分析了“为什么这么做”。听见肖大宝这一回所用的方法,大多数的同学都明白怎么做了,忍不住频频点头。在听懂肖大宝的意思之后,每个人的脸上都不由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神情,他们没想到肖大宝最近的学习成绩居然是突飞猛进,不仅在数学上有了大幅度的进步,就连在化学方面也是比以前强多了。化学推断题涉及到多方面的知识,基础差根本就做不好推断题,这是常识。但肖大宝不仅把这道题做出来了,还将错误答案一一排除,这充分说明他的基础相当好,至少比在场的大多数学生要强。“题目讲完了,曾老师,下面的你来讲吧。”肖大宝看见台下那些脸上浮现出惊愕、钦佩、羡慕、疑惑等等表情的学生,心里一片大爽,转身对曾山说道。“呃,好的。”曾山吸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胖子,只好任由他坐回座位去了。看着一向严厉的曾山拿肖大宝也没办法,许多学生心里不由泛起一股奇异的感觉,他们发现这个跟自己一起上了三年学的胖子开始变得有些不同了。但是具体哪里不同,他们也说不上来。看见肖大宝大出风头之后,侯文涛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他一向以为这个胖子是个人渣加弱智,但最近却被他耍的团团转,就连自己以前一直引以为傲的学习成绩,放到他面前都有些拿不出手了。在学校,学习好的同学总是在学习差的同学面前有一种优越感,侯文涛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优越感使他瞧不起差生,差生当然包括肖大宝在内。但就是这么一个学习无比差劲、成绩一直霸占班级倒数前三名的猥琐胖子,居然能在讲台上像老师一样讲题,而且还讲的非常好——侯文涛不得不承认,肖大宝讲的不仅比自己好,而且比曾山还要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学习怎么会变的这么好?侯文涛可不认为肖大宝是蒙的,上一次那道几何题已经够让他吃惊的了,这一次的化学推断题,更是让他认定了肖大宝的实力。“大宝,你真牛B。”前排的刘君宝转过头来,对肖大宝说道。“那是当然。等这回期末考试完了,我就要老田把我的座位调到前面去。”肖大宝笑着说道。他这么说是因为初三六班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学习好的可以自由选择座位,每次班里的前两名都是侯文涛、寒欣妍两人,而他们两个每次都选择坐在一起。肖大宝的打算就是考到侯文涛前面,仅仅落后于寒欣妍,这样的话无论寒欣妍选择坐在哪里,他都可以坐在她的旁边。而且坐在班级最后一排、靠着后门的这个座位上实在是一种耻辱!这个后门根本关不严实,每到冬天都会有冷风灌进来,肖大宝坐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接近三年了,他不想再坐在这里!以前的他只有认命,谁叫他学习不好,人又长的胖,可以拿来堵风呢?但现在不同了,他有了天蛇传承的海量学习知识,连大学考试都能轻松应付,何况是小小的初中试题?他的眼光更是跟以前大不相同,有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正在他的脑子里生根、发芽,最终必然会茁壮成长。“叮铃铃——”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肖大宝随便收拾了一下书桌,就走了出去。他想去找一趟王振,因为老雷的病情不能再拖下去了。他脑子里虽然有不少的中医知识,但对于其中最重要的针灸方面还是一窍不通。“魔术师哥哥……”就在肖大宝走出金海中学大门的同时,一道柔媚入骨的声音忽然响起。薛雅?我差点把她给忘记了。肖大宝偏过头,看见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校外靠着墙的地方,一个巨胸美女正对着自己浅笑。这辆法拉利虽然停在离校门口十多米外,但还是吸引了无数金海中学学生们的注意,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车。“乖乖,这辆车怎么也得几十万吧。”一个同学低声说道。“几十万?你当是卖废铁呢?光是里面一个发动机就值几十万。”另一个同学摇头说道。“魔术师哥哥,上车吧。”薛雅对肖大宝招了招手,随即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振哥不知道在不在家里,算了,先跟她出去玩一圈吧。肖大宝看着对自己荡笑的薛雅,小腹处陡然升起一股火热,急匆匆地跨进车里,在众多学生们羡慕的目光中离开了。“今天去哪里玩呀。”薛雅一边开车,一边对肖大宝说道。“随便。”肖大宝嘿嘿笑着。他长这么大也就是去市中心的游戏机房玩过几回,哪里知道他们这些纨绔子弟平时去哪里玩?要是回答错了可就露陷了。“先吃饭吧,我们去海澜圣地。”薛雅抛给肖大宝一个媚眼,然后掉转车头,往北开去。

在线试读

第0041章 化学推断题

“侯文涛,你是班长,班里现在这么乱,你怎么不管一管。”肖大宝敲了敲讲桌,对台下的侯文涛说道。

“我……”侯文涛没想到肖大宝把这个难题抛给了自己,只好硬着头皮对教室里吼道“都安静点,听肖大宝讲题了。”

他初中三年都是班长,威望可比肖大宝高多了,这么一吼,班里人也都静了下来。

班里虽然安静了,但每个人的心里却都没有安静。他们没想到侯文涛居然对肖大宝的话言听计从,难道前天两个人打架之后,侯文涛就不敢再跟肖大宝作对了?

可是这明显说不过去啊。肖大宝在打架时没有占到什么优势,而且他父亲肖成志还是侯文涛父亲的下属,不论怎么说,侯文涛都不会畏惧肖大宝的。

只有寒欣妍知道侯文涛为什么会如此低声下气,她看着曾经那个阳光帅气的少年,在肖大宝的威逼之下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心里就更是憎恨肖大宝了。

“上课就要有上课的规矩,你们这样吵吵闹闹,成何体统!”肖大宝环视了教室一圈,突然狠狠地一拳砸在讲桌上,把旁边站着的曾山都吓了一跳。

初三六班的学生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肖大宝发威,都是心中一跳,感到非常不可置信。他们看着讲桌上那个拧着眉毛的胖子,突然觉得心底有一股寒意升起。

“这道推断题主要是考一些基础知识,我有两种解题方法。”肖大宝将台下的学生们都震服之后,才缓缓地讲起题目来。

“第一种方法适合于基础好的同学。我们先看题目,这个地方写的‘蓝色溶液’,第一感觉就是应该有铜离子存在。”肖大宝指着其中一个条件说道。

“既然我们猜测有铜离子,那么就继续往下做……做到这里再回过头看条件,最后就能把所有的答案推断出来。”肖大宝简简单单地几句话,就把这道推断题给解答完毕了。

不过,在场的大多数学生都是一脸的迷茫之色,因为他们的成绩都不太好,肖大宝这种解法他们都没有听懂。只有少数几个学习好的同学暗暗点头,心想肖大宝的这个方法的确是最快捷、最方便的。

一旁的曾山看到肖大宝用这种方法就把题目做出来了,眼皮忍不住又跳了一跳。这道推断题虽然不难,但还是有许多陷阱的,就算是他去做,也要花上十分钟才能解出来。但是肖大宝居然只是扫了一眼,立即就能说出答案,这也太夸张了吧。

而且他所用的方法还非常高端,这种方法是不能讲给学生们听的,因为讲出去之后,很多基础不好的同学根本听不懂,反而还会犯迷糊。

他正要走上讲台,自己来讲正规的解法,肖大宝的声音再次响起“刚才那个方法,只适用于成绩好的同学,下面我的这个方法,就适用于那些成绩不是很好的人。”

什么?还有第二种解法。曾山把刚迈出去的脚步又缩了回来,他倒是要听听这个解法跟自己的正规方法有什么区别。

“基础稍微差一些的同学,可以先从这里入手。”肖大宝指着其中一个条件,然后把正规的推理步骤一条条地解释出来,在解释的同时,还深入浅出地分析了“为什么这么做”。

听见肖大宝这一回所用的方法,大多数的同学都明白怎么做了,忍不住频频点头。

在听懂肖大宝的意思之后,每个人的脸上都不由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神情,他们没想到肖大宝最近的学习成绩居然是突飞猛进,不仅在数学上有了大幅度的进步,就连在化学方面也是比以前强多了。

化学推断题涉及到多方面的知识,基础差根本就做不好推断题,这是常识。但肖大宝不仅把这道题做出来了,还将错误答案一一排除,这充分说明他的基础相当好,至少比在场的大多数学生要强。

“题目讲完了,曾老师,下面的你来讲吧。”肖大宝看见台下那些脸上浮现出惊愕、钦佩、羡慕、疑惑等等表情的学生,心里一片大爽,转身对曾山说道。

“呃,好的。”曾山吸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胖子,只好任由他坐回座位去了。

看着一向严厉的曾山拿肖大宝也没办法,许多学生心里不由泛起一股奇异的感觉,他们发现这个跟自己一起上了三年学的胖子开始变得有些不同了。但是具体哪里不同,他们也说不上来。

看见肖大宝大出风头之后,侯文涛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他一向以为这个胖子是个人渣加弱智,但最近却被他耍的团团转,就连自己以前一直引以为傲的学习成绩,放到他面前都有些拿不出手了。

在学校,学习好的同学总是在学习差的同学面前有一种优越感,侯文涛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优越感使他瞧不起差生,差生当然包括肖大宝在内。

但就是这么一个学习无比差劲、成绩一直霸占班级倒数前三名的猥琐胖子,居然能在讲台上像老师一样讲题,而且还讲的非常好——侯文涛不得不承认,肖大宝讲的不仅比自己好,而且比曾山还要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学习怎么会变的这么好?侯文涛可不认为肖大宝是蒙的,上一次那道几何题已经够让他吃惊的了,这一次的化学推断题,更是让他认定了肖大宝的实力。

“大宝,你真牛B。”前排的刘君宝转过头来,对肖大宝说道。

“那是当然。等这回期末考试完了,我就要老田把我的座位调到前面去。”肖大宝笑着说道。

他这么说是因为初三六班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学习好的可以自由选择座位,每次班里的前两名都是侯文涛、寒欣妍两人,而他们两个每次都选择坐在一起。肖大宝的打算就是考到侯文涛前面,仅仅落后于寒欣妍,这样的话无论寒欣妍选择坐在哪里,他都可以坐在她的旁边。

而且坐在班级最后一排、靠着后门的这个座位上实在是一种耻辱!

这个后门根本关不严实,每到冬天都会有冷风灌进来,肖大宝坐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接近三年了,他不想再坐在这里!以前的他只有认命,谁叫他学习不好,人又长的胖,可以拿来堵风呢?

但现在不同了,他有了天蛇传承的海量学习知识,连大学考试都能轻松应付,何况是小小的初中试题?

他的眼光更是跟以前大不相同,有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正在他的脑子里生根、发芽,最终必然会茁壮成长。

“叮铃铃——”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肖大宝随便收拾了一下书桌,就走了出去。

他想去找一趟王振,因为老雷的病情不能再拖下去了。他脑子里虽然有不少的中医知识,但对于其中最重要的针灸方面还是一窍不通。

“魔术师哥哥……”就在肖大宝走出金海中学大门的同时,一道柔媚入骨的声音忽然响起。

薛雅?我差点把她给忘记了。肖大宝偏过头,看见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校外靠着墙的地方,一个巨胸美女正对着自己浅笑。

这辆法拉利虽然停在离校门口十多米外,但还是吸引了无数金海中学学生们的注意,因为对于很多人来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车。

“乖乖,这辆车怎么也得几十万吧。”一个同学低声说道。

“几十万?你当是卖废铁呢?光是里面一个发动机就值几十万。”另一个同学摇头说道。

“魔术师哥哥,上车吧。”薛雅对肖大宝招了招手,随即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振哥不知道在不在家里,算了,先跟她出去玩一圈吧。肖大宝看着对自己荡笑的薛雅,小腹处陡然升起一股火热,急匆匆地跨进车里,在众多学生们羡慕的目光中离开了。

“今天去哪里玩呀。”薛雅一边开车,一边对肖大宝说道。

“随便。”肖大宝嘿嘿笑着。他长这么大也就是去市中心的游戏机房玩过几回,哪里知道他们这些纨绔子弟平时去哪里玩?要是回答错了可就露陷了。

“先吃饭吧,我们去海澜圣地。”薛雅抛给肖大宝一个媚眼,然后掉转车头,往北开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