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穿越大唐武神》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_(穿越大唐武神)全集在线阅读

《穿越大唐武神》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_(穿越大唐武神)全集在线阅读 第八章 霸王别姬 试读

2022-11-14 18:13 作者:武攸绪
  • 穿越大唐武神 穿越大唐武神

    武攸绪尹文操是《穿越大唐武神》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武攸绪”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国子监,位于外郭的务本坊,占了本坊半坊之地,面积广大,里面建筑宏伟庄严,树木成荫,是学习的好地方。整个国子监有学舍一千二百余间,生员三千多人,大都是国朝八品,五品,三品等各级官员的子弟,还有来自吐蕃,新罗的贵族子弟在此求学。李荣骑马慢行,约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国子监前。国子监门前停满...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穿越大唐武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讲述了​“虎父无犬子,古人诚不我欺!李尚书后继有人,可喜可叹。”一名身着紫袍,腰佩玉带的老者站在窗前对着李荣说道。“裴相过奖了!”李荣认出对方,西京留守、内史裴居道,当朝宰相之一,深得则天太后的信任。李荣向着裴居道深深施礼,施然走回碧山厅中。“恭喜李兄得胜归来!”白依云居然来到厅中,等着李荣。“如果你把赢到的钱分我一半,我会更高兴。毕竟在下面打生打死的是我,”李荣回道。两人相交已久,李荣深知白依云的个性。他一定会抓住机会赚上一笔。“可惜,你没压注。”白依云笑道,“武家的小子比不上剑侯之子的威名,是以赚得并不多。”“福顺,有没有下注?”李荣转头对着葛福顺道。“托白公子的福,下了一百贯,小小的赚了一点。”葛福顺笑道。他知道自家少爷与白依云是好朋友,自然要下重注。“武家人才辈出,武媚娘能牢牢掌握大权,未尝不是背后武家支持的缘故。”韦明成说道。“凤舞九天啼日月,舞凤的实力自是不用多讲的。”韦理说道,“夺天下非武力不可,争朝堂就不一定了,明成要牢记这一点,让我们安心欣赏这一出霸王别姬。说起来蓬仙阁的这出戏别出生面,令人叹为观止。”“大兄总能镇静如神,为弟比不了。”韦明成说道。“想开些就行,八品宗师本就不多见。我韦家如果单靠武力,怎会流传千年而不衰?”韦理说道,“好好想想其中的道理。”“知易行难!”韦明成回道。韦捷知道父亲也来了这里,就和李楷固等人说了一声来见父亲。厅里韦捷,韦璇,韦元珪默不作声,静静听着父亲,伯父的谈话。众人谈话间,忽然一阵琴声悠然响起。琴声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飘荡在阁楼上空,又如幽泉小溪,静静流淌,将人们的心神拉回到一片静寂当中,进入前所未有的安定祥和中。“此是何种乐器,老夫从未听闻?”站在窗前的裴居道惊喜道,“琴声妙不可言。”“裴相,琴声听来是塞外奚族特有的乐器奚琴,中土应该无人会拉,更不曾听闻此曲啊!”厅中另一中年官员回道。韦明成双目微闭,听任琴声悠悠入耳,脑中浮现出童年的一幕幕情形,脑海中闪过许多记忆中隐藏的片断,气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咦”,韦理一面为精彩的音乐惊叹不已,一面察觉到韦明成身上发生的细微变化。“照然自视,本相明见,大弟居然借此机缘突破八品入微了!”韦弘机叹道。“机缘巧合而已!”良久,韦明成餐开双眼,神色中透出一丝喜意。他来蓬仙阁本是想看一下老对手李晦的儿子是何模样,却得到了突破八品入微的机缘,世事难料,没有得到李晦的玄音入神之术,但从他儿子身上撞到了突破的机缘,总算是得尝所愿。“恭喜,父亲大人晋阶八品宗师。”韦捷,韦璇面带笑容地说道。八品宗师是武道途中的一个大坎,多数七品先天宗师都倒在前头,或是功法不行,或是修为不够,或是机缘不到,总之难于登天。只有晋阶八品入微,才有资格入围天榜的行列,目前接替“法圣”尹文操雄据天榜第一位的“天凰”武攸绪就是八品入微的境界。韦元珪兴奋的神情从眼中一闪而过,神色不变地向叔叔表示恭贺。“元珪的心态平和中不乏进取之心,捷儿和璇儿都不如他。”韦明成心道,虽是刚刚突破入微,他的感知力精进不少,从以前感觉气息到察知情绪,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静心赏乐!”韦明成笑着说道,挥手示意几人坐下听曲。“奚琴,她拉的是奚琴,怎么我从来没听过如此动人的奚琴声?”李楷固立刻分辨出了琴声,居然是他老家那流传甚广的奚琴,就是曲子没有听过。这首琴曲是李荣交与云思语的,照搬了前世李荣最喜欢的二胡曲《睡莲》,除了喜好传统武学外,他甚为爱好音乐,二胡是其最爱。到唐朝后,李荣制出一把来,闲暇时供自己赏玩。话说过来,二胡本就是起源于唐代的“奚琴”。“监中事已毕,我想回家看望一下父母了。”旁边的罗正海也被琴声引动了思乡之情。“好好听,”李荣说道。每听一次此曲,他总是忍不住唤起前世的记忆,慈祥的父亲,离去的恋人,还有相隔时空的故乡。一曲《睡莲》,让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忽然间,琴声嘎然而止,可众人感到离别的情绪似乎依然回荡在梁间廊下。这时,林碧菡举起手中的陶埙,轻轻吹奏。“呜”,一股幽深中微带呜咽的乐声响起,将深沉至极的思念表现得如此凄凉。奚琴声也适时响起,声音交织在一起,婉转回旋,曲中透着战士在战场后的疲惫,战后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催人泪下。云思语拉着琴弦,情意渗入到曲中,从没有这样一首曲子让她动情,泪珠顺着睫毛轻轻落在琴上。林碧菡吹动着陶埙,一边为乐曲所感动,一面感叹李荣在音乐上的天纵其才。陶埙是南方,古代楚地流传甚广的乐器,配上如此动人而多变的旋律,没人会想到陶埙会奏出如此美妙的音乐。“四面楚歌,悲声入耳,汉已得楚乎,吾大事去矣!”扮做霸王项羽的优伶迈步走上舞台,仰天叹道。“大王,群雄并起,逐鹿中原,偶遭失利亦属常情,”虞姬外着月白色的宫装,内穿粉红色的纱衣,向前对着项羽道。“想孤出兵以来,大小七十余战,每战必胜,每攻必克,今被围垓下,兵困马乏,纵能突出重围,我江东子弟会剩几人,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项羽说道。“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项羽歌道。听完后,虞姬神色凄楚,怆然拔剑起舞,身姿轻盈,神态凄美,挥剑劲舞,歌道:“敌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歌罢挥剑自刎。“霸王匹夫之雄耳,败而不知其败,”韦弘机说道。韦明成笑而不言。曲终人散,众人皆为蓬仙阁奇绝的舞剧,美妙的音乐而倾倒,蓬莱三仙的美名更是一夕间传遍长安。“大兄所谋甚大,原本实力不到家,刻意压制自己的野心,如今自觉突破入微,还会克制自己吗?”韦理叹道。他和儿子韦元珪骑在马上返回家中,路上韦理感叹道。“明成叔所谋何事?”韦元珪疑问道。韦家的权势即使受到则天太后的打压,仍然是如日中天,单是当朝三品大员就有韦方质,韦承庆,韦待价,韦巨源等数人,其他宰相以下的官员不可胜数,盘据在朝中各个要害部门,远远超过五姓七家,可称为当朝第一门阀。“算了,一切都在未知之间,以后的事有谁能预料到,希望我韦家千年的基业不会毁在他手里。”韦理说道。“大伯似是另有所指,对父亲大人突破不是特别欣喜。”韦捷说道。韦明成三人回到家中,进入书房。“关中韦杜,去天尺五”韦明成说道,“好大的权势,可惜再大也大不过天。”“父亲大人?”韦捷似有所感。“那些老家伙当我是一把刀,可我更想做拿刀的人,”韦明成转而说道,“你们回去吧,我要闭关领悟入微至境,在武道上实现新的突破。”韦捷和韦璇躬身施礼后转而离去。“元明,此曲真是天上仙曲,人间那得闻,”白依云沉浸在曲中,看着准备离开的李荣道。“回去,好好跟令妻品味一下吧!”李荣笑道。“元明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了?”林碧菡笑道,“思语对你可是倾慕已久,要不你就留下陪陪她,安慰一下她脆弱的心灵?”这回轮到李荣脸红了,笑笑向白依云两人告别。“正海说的没错,我也想回乡了,此去可就是难得再相见了。”李楷固感慨地说道。他在国子监学习四年,已是尽得精要,加之前些阵子父亲来信催促,确是准备回家了。“过两天,我也要到洛阳去了,同行如何?”李荣说道。两人忙点头同意。三人约下日期后,各自离去。

在线试读

第八章 霸王别姬

“虎父无犬子,古人诚不我欺!李尚书后继有人,可喜可叹。”一名身着紫袍,腰佩玉带的老者站在窗前对着李荣说道。

“裴相过奖了!”李荣认出对方,西京留守、内史裴居道,当朝宰相之一,深得则天太后的信任。

李荣向着裴居道深深施礼,施然走回碧山厅中。

“恭喜李兄得胜归来!”白依云居然来到厅中,等着李荣。

“如果你把赢到的钱分我一半,我会更高兴。毕竟在下面打生打死的是我,”李荣回道。

两人相交已久,李荣深知白依云的个性。他一定会抓住机会赚上一笔。

“可惜,你没压注。”白依云笑道,“武家的小子比不上剑侯之子的威名,是以赚得并不多。”

“福顺,有没有下注?”李荣转头对着葛福顺道。

“托白公子的福,下了一百贯,小小的赚了一点。”葛福顺笑道。他知道自家少爷与白依云是好朋友,自然要下重注。

“武家人才辈出,武媚娘能牢牢掌握大权,未尝不是背后武家支持的缘故。”韦明成说道。

“凤舞九天啼日月,舞凤的实力自是不用多讲的。”韦理说道,“夺天下非武力不可,争朝堂就不一定了,明成要牢记这一点,让我们安心欣赏这一出霸王别姬。说起来蓬仙阁的这出戏别出生面,令人叹为观止。”

“大兄总能镇静如神,为弟比不了。”韦明成说道。

“想开些就行,八品宗师本就不多见。我韦家如果单靠武力,怎会流传千年而不衰?”韦理说道,“好好想想其中的道理。”

“知易行难!”韦明成回道。

韦捷知道父亲也来了这里,就和李楷固等人说了一声来见父亲。

厅里韦捷,韦璇,韦元珪默不作声,静静听着父亲,伯父的谈话。

众人谈话间,忽然一阵琴声悠然响起。

琴声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飘荡在阁楼上空,又如幽泉小溪,静静流淌,将人们的心神拉回到一片静寂当中,进入前所未有的安定祥和中。

“此是何种乐器,老夫从未听闻?”站在窗前的裴居道惊喜道,“琴声妙不可言。”

“裴相,琴声听来是塞外奚族特有的乐器奚琴,中土应该无人会拉,更不曾听闻此曲啊!”厅中另一中年官员回道。

韦明成双目微闭,听任琴声悠悠入耳,脑中浮现出童年的一幕幕情形,脑海中闪过许多记忆中隐藏的片断,气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咦”,韦理一面为精彩的音乐惊叹不已,一面察觉到韦明成身上发生的细微变化。

“照然自视,本相明见,大弟居然借此机缘突破八品入微了!”韦弘机叹道。

“机缘巧合而已!”良久,韦明成餐开双眼,神色中透出一丝喜意。

他来蓬仙阁本是想看一下老对手李晦的儿子是何模样,却得到了突破八品入微的机缘,世事难料,没有得到李晦的玄音入神之术,但从他儿子身上撞到了突破的机缘,总算是得尝所愿。

“恭喜,父亲大人晋阶八品宗师。”韦捷,韦璇面带笑容地说道。

八品宗师是武道途中的一个大坎,多数七品先天宗师都倒在前头,或是功法不行,或是修为不够,或是机缘不到,总之难于登天。

只有晋阶八品入微,才有资格入围天榜的行列,目前接替“法圣”尹文操雄据天榜第一位的“天凰”武攸绪就是八品入微的境界。

韦元珪兴奋的神情从眼中一闪而过,神色不变地向叔叔表示恭贺。

“元珪的心态平和中不乏进取之心,捷儿和璇儿都不如他。”韦明成心道,虽是刚刚突破入微,他的感知力精进不少,从以前感觉气息到察知情绪,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静心赏乐!”韦明成笑着说道,挥手示意几人坐下听曲。

“奚琴,她拉的是奚琴,怎么我从来没听过如此动人的奚琴声?”李楷固立刻分辨出了琴声,居然是他老家那流传甚广的奚琴,就是曲子没有听过。

这首琴曲是李荣交与云思语的,照搬了前世李荣最喜欢的二胡曲《睡莲》,除了喜好传统武学外,他甚为爱好音乐,二胡是其最爱。到唐朝后,李荣制出一把来,闲暇时供自己赏玩。话说过来,二胡本就是起源于唐代的“奚琴”。

“监中事已毕,我想回家看望一下父母了。”旁边的罗正海也被琴声引动了思乡之情。

“好好听,”李荣说道。每听一次此曲,他总是忍不住唤起前世的记忆,慈祥的父亲,离去的恋人,还有相隔时空的故乡。

一曲《睡莲》,让众人听得如痴如醉。

忽然间,琴声嘎然而止,可众人感到离别的情绪似乎依然回荡在梁间廊下。

这时,林碧菡举起手中的陶埙,轻轻吹奏。

“呜”,一股幽深中微带呜咽的乐声响起,将深沉至极的思念表现得如此凄凉。

奚琴声也适时响起,声音交织在一起,婉转回旋,曲中透着战士在战场后的疲惫,战后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催人泪下。

云思语拉着琴弦,情意渗入到曲中,从没有这样一首曲子让她动情,泪珠顺着睫毛轻轻落在琴上。

林碧菡吹动着陶埙,一边为乐曲所感动,一面感叹李荣在音乐上的天纵其才。

陶埙是南方,古代楚地流传甚广的乐器,配上如此动人而多变的旋律,没人会想到陶埙会奏出如此美妙的音乐。

“四面楚歌,悲声入耳,汉已得楚乎,吾大事去矣!”扮做霸王项羽的优伶迈步走上舞台,仰天叹道。

“大王,群雄并起,逐鹿中原,偶遭失利亦属常情,”虞姬外着月白色的宫装,内穿粉红色的纱衣,向前对着项羽道。

“想孤出兵以来,大小七十余战,每战必胜,每攻必克,今被围垓下,兵困马乏,纵能突出重围,我江东子弟会剩几人,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项羽说道。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项羽歌道。

听完后,虞姬神色凄楚,怆然拔剑起舞,身姿轻盈,神态凄美,挥剑劲舞,歌道“敌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歌罢挥剑自刎。

“霸王匹夫之雄耳,败而不知其败,”韦弘机说道。

韦明成笑而不言。

曲终人散,众人皆为蓬仙阁奇绝的舞剧,美妙的音乐而倾倒,蓬莱三仙的美名更是一夕间传遍长安。

“大兄所谋甚大,原本实力不到家,刻意压制自己的野心,如今自觉突破入微,还会克制自己吗?”韦理叹道。

他和儿子韦元珪骑在马上返回家中,路上韦理感叹道。

“明成叔所谋何事?”韦元珪疑问道。

韦家的权势即使受到则天太后的打压,仍然是如日中天,单是当朝三品大员就有韦方质,韦承庆,韦待价,韦巨源等数人,其他宰相以下的官员不可胜数,盘据在朝中各个要害部门,远远超过五姓七家,可称为当朝第一门阀。

“算了,一切都在未知之间,以后的事有谁能预料到,希望我韦家千年的基业不会毁在他手里。”韦理说道。

“大伯似是另有所指,对父亲大人突破不是特别欣喜。”韦捷说道。

韦明成三人回到家中,进入书房。

“关中韦杜,去天尺五”韦明成说道,“好大的权势,可惜再大也大不过天。”

“父亲大人?”韦捷似有所感。

“那些老家伙当我是一把刀,可我更想做拿刀的人,”韦明成转而说道,“你们回去吧,我要闭关领悟入微至境,在武道上实现新的突破。”

韦捷和韦璇躬身施礼后转而离去。

“元明,此曲真是天上仙曲,人间那得闻,”白依云沉浸在曲中,看着准备离开的李荣道。

“回去,好好跟令妻品味一下吧!”李荣笑道。

“元明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了?”林碧菡笑道,“思语对你可是倾慕已久,要不你就留下陪陪她,安慰一下她脆弱的心灵?”

这回轮到李荣脸红了,笑笑向白依云两人告别。

“正海说的没错,我也想回乡了,此去可就是难得再相见了。”李楷固感慨地说道。

他在国子监学习四年,已是尽得精要,加之前些阵子父亲来信催促,确是准备回家了。

“过两天,我也要到洛阳去了,同行如何?”李荣说道。

两人忙点头同意。三人约下日期后,各自离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