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穿越大唐武神)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完整版在线阅读_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完整版阅读

(穿越大唐武神)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完整版在线阅读_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完整版阅读 第十三章 少林弃徒 试读

2022-11-14 18:10 作者:武攸绪
  • 穿越大唐武神 穿越大唐武神

    武攸绪尹文操是《穿越大唐武神》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武攸绪”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国子监,位于外郭的务本坊,占了本坊半坊之地,面积广大,里面建筑宏伟庄严,树木成荫,是学习的好地方。整个国子监有学舍一千二百余间,生员三千多人,大都是国朝八品,五品,三品等各级官员的子弟,还有来自吐蕃,新罗的贵族子弟在此求学。李荣骑马慢行,约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国子监前。国子监门前停满...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穿越大唐武神》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武攸绪”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穿越大唐武神》内容介绍:可是任李荣熟悉精通常建的武技,占了一些便宜,但同时应对两名高手的攻击,真气消耗程度之大仍是他无法承受的。常建的伏魔真气,武重规的玄阴真气都有独到之处,相当不易应付。“速战速决,”李荣心思一定,龙吟刀弧线划出,一道气圈应刀而生,迎向武重规攻来的玄阴剑气。武重规一直配合着常建,承担着辅助攻击的任务,固是常建伏魔棍法刚猛霸道本身就适合正面强攻之故,也是因武重规上次轻易被李荣击败,让他心有余悸,交战中谨慎小心,怕再被李荣所乘,不过见到李荣慢慢处于下风,手中不由加大攻击力度,剑气暴涨,玄阴真气如江河巨浪般洒向李荣。武重规的玄阴剑气涌入气圈当中,气圈并未如先前一样被自己的剑气摧毁,相反气圈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剑气完全吸纳其中,甚至带得武重规身体前倾,似要跌倒。“又上当了,”武重规心道,竭尽全力稳住身形,真气运转向后疾退。李荣的龙吟刀吸纳了武重规的玄阴剑气,倏然出现在常建面前,一反刚才以守代攻,避实就虚的做法,雪亮的刀光狠狠斩在常建挥来的铁棍上。刀棍相交,三股真气如滔滔大浪,瞬间涌入棍中。一道冰寒森白的刀气首先撞上了常建的铁棍,冰冷的刀气奇寒彻骨,冻得常建的真气都要停止流动一样。接着是一股令常建熟悉异常的真气,龙吟刀上金光一闪,刚猛霸道的伏魔真气接踵而至,令常建体内的筋脉疼痛欲断,霸道的真气直攻向心脉中去。第三股真气阴柔飘渺如雾般躲过常建真气的阻截,散入他体内。“噗”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常建施展全力抵挡李荣的三股真气连环冲击,仍免不了受了不轻的内伤,体内的真气被冲得七零八乱,不过还是借一口鲜血将异种的真气排出体内一部分,勉强镇压住伤势。“你也是少林弟子?”常建脱口而出道,如果第一种,第三种真气无法让他动容,那修炼得比他还要精纯的金刚伏魔真气,足以使他心生惧意。“你是少林弃徒吧,就让我来替少林清理门户,超渡你这恶徒,”李荣说道,潜用真气,用上了“玄音入神”之术,声音直透入常建的脑中,如黄钟大吕,又如暮鼓晨钟般响彻在常建脑中。“不好,”常建心道,他觉得对方的言语非常动听,自己似乎变成了邪魔外道,忍不住要放下武器,拜服悔罪。常建一咬舌尖,又喷出一口精血,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只是动作不由得慢了一拍。李荣一挥长刀,龙吟刀刀背上的金龙起伏间留下的小孔发出阵阵啸声,有若龙吟虎啸,把常建和刚刚立定身形的武重规笼罩在其中。“早知道带上冰魄寒光剑就好了,”武重规挥动着青钢长剑洒出层层剑影迎向攻来的疾如流星般的刀气。“秋风叶舞”,李荣的龙吟刀化作漫天的白光,伴随着阵阵波浪般重重叠叠的啸声,如同布下一座迷宫刀阵一样把两人圈在里面。“哼”,武重规青钢剑拼命地横扫攻到眼前一股气势十足的刀气,没想到这股刀气不过是虚有其表,看似真气十足,实则是气势十足,却虚有其表。武重规不由得用力过猛,身形不由得一滞。那边,李荣挥舞着龙吟刀趁着常建身形停滞,武重规被骗上当无法围攻的机会,刀气纵横朝着常建斩去。看似漫天纵横的刀气,或是气势十足,或是无形无声,实则虚实相间,令人把握不住那道是真那道是假。常建拼命挥舞着铁棍,舞出团团金色的棍花,试图抵挡那漫天的刀气。“砰”,常建铁棍对着一道锋利无匹的刀气砸去,却不想刀气是虚有其表,身形一歪,不由得露出一丝不应有的破绽。这时,一道无形刀气从他颈间掠过,一道血线油然而生,血液喷涌而出,常建铁棍掉在地下,魁梧的身体瘫倒在地上。李荣的龙吟刀破开了常建的棍影,从常建的脖子上划过,夺走了常建的命。武重规刚刚挥剑击散一道刀气,怀着满心的怒火准备加入围攻李荣的行列,却不想一息的功夫不到,常建已经死于李荣刀下,横尸当场,让他身形不由一停,立在那里。“你现在的真气已经耗尽了吧?”武重规忽然对着李荣说道。“你试试?”李荣笑道。李荣一直面对两人的攻击,武重规与他一样是五品高手,可常建是六品高手,尽管李荣真气深厚,刀法神妙,但另两人也不是弱者,真气确实是消耗到了极限。武重规的精钢长剑剑尖气芒吞吐不定,显示出他内心的犹豫不决。“万一他是在欺骗自己,还有余力,我可不是他的对手,那不是自投死路吗?”武重规心道。李荣体内的柔水真气缓缓流动,将近枯竭的真气慢慢从涓涓细流逐渐壮大。《水书》能够成为四大奇书之一,出自《水书》的柔水真气又怎么会简单,单单生生不息的恢复性就居于所有真气之冠,他能够面对常建,武重规的合击,源源不断的真气是重要的凭借之一。这次能够在两个不次于自己的高手合击下,击杀其中一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所杀的那人还是比自己境界更高深的。之所以选择常建做为猎杀的对象,李荣心里也是盘算已久的。首先他熟悉并且深谙常建的伏魔真气,棍法,更易找到其中的破绽。其次,武重规在围攻时一直谨慎异常,处于辅助攻击的位置,身法还非常迅捷,总躲在常建身旁,不露出丝毫破绽,所以先杀常建成了必然的选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常建实战经验丰富,如果先杀武重规真气大量消耗,常建可不一定会被吓住,相反可能趁机击杀李荣呢,他可不是好糊弄的。战场的另一处,李楷固与武载德的战斗打得难解难分,武载德的剑法确在李楷固之上,只是不及李楷固悍勇而已。没有了常建,武重规,武载德等人带头,那些蒙面黑衣武士被葛福顺,李实,狄福杀得落花流水。“撤!”看到本就不多的手下惨死在对手的刀下,本来还要再试试的武重规终于下了撤退的命令。实际上常建的死就决定了这次任务的彻底失败,再坚持下去不过是自找苦吃,损失更大。“走好,不送,”李荣对着武重规道,并没有再去追赶。听到李荣的话,武重规都想返身与李荣大战一场趁着李荣真气耗尽,击杀了事。随着武重规的命令,一众蒙面黑衣武士纷纷转身离开。“不用追了,”李荣说道。葛福顺和李实杀得正在兴头上,第一次参加实战,尽管还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但浴血杀戮的感觉还相当不错。李荣收刀回鞘,静静地站在官道中央,身体摆出三体式,深深地吐气含息。与常建,武重规的一战深深地刺激了李荣,使他在武道上更进一步,本就五品圆满的境界,积累得更深了,或许一个偶然的契机就可以让他顺利突破。“李荣的天赋不逊色于其父,”狄仁杰从车中下来,看着站在那里运气调息的李荣心里道,“此姿势看起来有些妙处。”李荣从记忆中得到许多练武的片段,有些拳学理论,有些是调息法门,招式套路等,这些有别于当代武学的拳经给他的武道之路打开了另一扇大门。虽然这些武技拳学看似威力不强,甚至根本没有修炼真气的方法,但是理论之精深,招式之精巧不逊色于当世武学,简直是一套完整的武学体系。之所以他能别出心裁创立“轮回刀法”就是从这些武学中吸取了足够的营养所致。当然,这其中他的父亲一代宗师“剑侯”李晦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任是李晦也是对李荣所说的武学理论相当佩服。“武载德,你这个儒夫怎么转身逃了?”李楷固对着挡开他的长矛,顺势逃跑的武载德大声喝道。“要不是大哥退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远处武载德的声音传来道。武载德身法轻灵奥妙不是李楷固可以比的,他就是想追也追不上,况且之前的战斗也消耗了相当的精力。官道中一片狼藉,尸体遍地,鲜血汇成了小潭一样,散发着难闻的血腥气。蒙面黑衣武士受到了一番重创,杀过来的十几个武士只有不到数人逃出生天,其余的都留在了这里,成为一具具毫无生气的尸体。

在线试读

第十三章 少林弃徒

可是任李荣熟悉精通常建的武技,占了一些便宜,但同时应对两名高手的攻击,真气消耗程度之大仍是他无法承受的。

常建的伏魔真气,武重规的玄阴真气都有独到之处,相当不易应付。

“速战速决,”李荣心思一定,龙吟刀弧线划出,一道气圈应刀而生,迎向武重规攻来的玄阴剑气。

武重规一直配合着常建,承担着辅助攻击的任务,固是常建伏魔棍法刚猛霸道本身就适合正面强攻之故,也是因武重规上次轻易被李荣击败,让他心有余悸,交战中谨慎小心,怕再被李荣所乘,不过见到李荣慢慢处于下风,手中不由加大攻击力度,剑气暴涨,玄阴真气如江河巨浪般洒向李荣。

武重规的玄阴剑气涌入气圈当中,气圈并未如先前一样被自己的剑气摧毁,相反气圈传来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剑气完全吸纳其中,甚至带得武重规身体前倾,似要跌倒。

“又上当了,”武重规心道,竭尽全力稳住身形,真气运转向后疾退。

李荣的龙吟刀吸纳了武重规的玄阴剑气,倏然出现在常建面前,一反刚才以守代攻,避实就虚的做法,雪亮的刀光狠狠斩在常建挥来的铁棍上。

刀棍相交,三股真气如滔滔大浪,瞬间涌入棍中。

一道冰寒森白的刀气首先撞上了常建的铁棍,冰冷的刀气奇寒彻骨,冻得常建的真气都要停止流动一样。接着是一股令常建熟悉异常的真气,龙吟刀上金光一闪,刚猛霸道的伏魔真气接踵而至,令常建体内的筋脉疼痛欲断,霸道的真气直攻向心脉中去。第三股真气阴柔飘渺如雾般躲过常建真气的阻截,散入他体内。

“噗”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常建施展全力抵挡李荣的三股真气连环冲击,仍免不了受了不轻的内伤,体内的真气被冲得七零八乱,不过还是借一口鲜血将异种的真气排出体内一部分,勉强镇压住伤势。

“你也是少林弟子?”常建脱口而出道,如果第一种,第三种真气无法让他动容,那修炼得比他还要精纯的金刚伏魔真气,足以使他心生惧意。

“你是少林弃徒吧,就让我来替少林清理门户,超渡你这恶徒,”李荣说道,潜用真气,用上了“玄音入神”之术,声音直透入常建的脑中,如黄钟大吕,又如暮鼓晨钟般响彻在常建脑中。

“不好,”常建心道,他觉得对方的言语非常动听,自己似乎变成了邪魔外道,忍不住要放下武器,拜服悔罪。

常建一咬舌尖,又喷出一口精血,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只是动作不由得慢了一拍。

李荣一挥长刀,龙吟刀刀背上的金龙起伏间留下的小孔发出阵阵啸声,有若龙吟虎啸,把常建和刚刚立定身形的武重规笼罩在其中。

“早知道带上冰魄寒光剑就好了,”武重规挥动着青钢长剑洒出层层剑影迎向攻来的疾如流星般的刀气。

“秋风叶舞”,李荣的龙吟刀化作漫天的白光,伴随着阵阵波浪般重重叠叠的啸声,如同布下一座迷宫刀阵一样把两人圈在里面。

“哼”,武重规青钢剑拼命地横扫攻到眼前一股气势十足的刀气,没想到这股刀气不过是虚有其表,看似真气十足,实则是气势十足,却虚有其表。

武重规不由得用力过猛,身形不由得一滞。

那边,李荣挥舞着龙吟刀趁着常建身形停滞,武重规被骗上当无法围攻的机会,刀气纵横朝着常建斩去。

看似漫天纵横的刀气,或是气势十足,或是无形无声,实则虚实相间,令人把握不住那道是真那道是假。

常建拼命挥舞着铁棍,舞出团团金色的棍花,试图抵挡那漫天的刀气。

“砰”,常建铁棍对着一道锋利无匹的刀气砸去,却不想刀气是虚有其表,身形一歪,不由得露出一丝不应有的破绽。

这时,一道无形刀气从他颈间掠过,一道血线油然而生,血液喷涌而出,常建铁棍掉在地下,魁梧的身体瘫倒在地上。

李荣的龙吟刀破开了常建的棍影,从常建的脖子上划过,夺走了常建的命。

武重规刚刚挥剑击散一道刀气,怀着满心的怒火准备加入围攻李荣的行列,却不想一息的功夫不到,常建已经死于李荣刀下,横尸当场,让他身形不由一停,立在那里。

“你现在的真气已经耗尽了吧?”武重规忽然对着李荣说道。

“你试试?”李荣笑道。

李荣一直面对两人的攻击,武重规与他一样是五品高手,可常建是六品高手,尽管李荣真气深厚,刀法神妙,但另两人也不是弱者,真气确实是消耗到了极限。

武重规的精钢长剑剑尖气芒吞吐不定,显示出他内心的犹豫不决。

“万一他是在欺骗自己,还有余力,我可不是他的对手,那不是自投死路吗?”武重规心道。

李荣体内的柔水真气缓缓流动,将近枯竭的真气慢慢从涓涓细流逐渐壮大。《水书》能够成为四大奇书之一,出自《水书》的柔水真气又怎么会简单,单单生生不息的恢复性就居于所有真气之冠,他能够面对常建,武重规的合击,源源不断的真气是重要的凭借之一。

这次能够在两个不次于自己的高手合击下,击杀其中一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所杀的那人还是比自己境界更高深的。

之所以选择常建做为猎杀的对象,李荣心里也是盘算已久的。

首先他熟悉并且深谙常建的伏魔真气,棍法,更易找到其中的破绽。其次,武重规在围攻时一直谨慎异常,处于辅助攻击的位置,身法还非常迅捷,总躲在常建身旁,不露出丝毫破绽,所以先杀常建成了必然的选择。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常建实战经验丰富,如果先杀武重规真气大量消耗,常建可不一定会被吓住,相反可能趁机击杀李荣呢,他可不是好糊弄的。

战场的另一处,李楷固与武载德的战斗打得难解难分,武载德的剑法确在李楷固之上,只是不及李楷固悍勇而已。没有了常建,武重规,武载德等人带头,那些蒙面黑衣武士被葛福顺,李实,狄福杀得落花流水。

“撤!”看到本就不多的手下惨死在对手的刀下,本来还要再试试的武重规终于下了撤退的命令。

实际上常建的死就决定了这次任务的彻底失败,再坚持下去不过是自找苦吃,损失更大。

“走好,不送,”李荣对着武重规道,并没有再去追赶。

听到李荣的话,武重规都想返身与李荣大战一场趁着李荣真气耗尽,击杀了事。

随着武重规的命令,一众蒙面黑衣武士纷纷转身离开。

“不用追了,”李荣说道。

葛福顺和李实杀得正在兴头上,第一次参加实战,尽管还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但浴血杀戮的感觉还相当不错。

李荣收刀回鞘,静静地站在官道中央,身体摆出三体式,深深地吐气含息。

与常建,武重规的一战深深地刺激了李荣,使他在武道上更进一步,本就五品圆满的境界,积累得更深了,或许一个偶然的契机就可以让他顺利突破。

“李荣的天赋不逊色于其父,”狄仁杰从车中下来,看着站在那里运气调息的李荣心里道,“此姿势看起来有些妙处。”

李荣从记忆中得到许多练武的片段,有些拳学理论,有些是调息法门,招式套路等,这些有别于当代武学的拳经给他的武道之路打开了另一扇大门。虽然这些武技拳学看似威力不强,甚至根本没有修炼真气的方法,但是理论之精深,招式之精巧不逊色于当世武学,简直是一套完整的武学体系。

之所以他能别出心裁创立“轮回刀法”就是从这些武学中吸取了足够的营养所致。当然,这其中他的父亲一代宗师“剑侯”李晦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任是李晦也是对李荣所说的武学理论相当佩服。

“武载德,你这个儒夫怎么转身逃了?”李楷固对着挡开他的长矛,顺势逃跑的武载德大声喝道。

“要不是大哥退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远处武载德的声音传来道。

武载德身法轻灵奥妙不是李楷固可以比的,他就是想追也追不上,况且之前的战斗也消耗了相当的精力。

官道中一片狼藉,尸体遍地,鲜血汇成了小潭一样,散发着难闻的血腥气。

蒙面黑衣武士受到了一番重创,杀过来的十几个武士只有不到数人逃出生天,其余的都留在了这里,成为一具具毫无生气的尸体。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