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穿越大唐武神)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完整版免费阅读_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精彩小说

(穿越大唐武神)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完整版免费阅读_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精彩小说 第三十九章 七圣刀法 试读

2022-11-14 18:18 作者:武攸绪
  • 穿越大唐武神 穿越大唐武神

    武攸绪尹文操是《穿越大唐武神》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武攸绪”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国子监,位于外郭的务本坊,占了本坊半坊之地,面积广大,里面建筑宏伟庄严,树木成荫,是学习的好地方。整个国子监有学舍一千二百余间,生员三千多人,大都是国朝八品,五品,三品等各级官员的子弟,还有来自吐蕃,新罗的贵族子弟在此求学。李荣骑马慢行,约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国子监前。国子监门前停满...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穿越大唐武神》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武攸绪”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穿越大唐武神》内容介绍:“听说令尊大人精擅一种传奇武学玄音妙剑,此剑法以音入神,神奇莫测,不知李荣公子有否学到,能不能领教一番?”阿黛妮忽然说道。“久闻袄教七圣刀之名,却未能一见,此次能见识一下阿黛妮姑娘的刀法,实是人生之幸事。”李荣微微一愣道。李荣那还不明白阿黛妮的用意,她是想借机给自己试试弯刀刀法,让自己适应一下,以备遇到凶手时不会措手不及。只是李荣心里疑惑地是,父亲李晦与阿罗憾一家到底是何关系,以致对方如此相信自己,给予帮助。“荣公子,跟我来,那边有校场。”阿黛妮说道,领着李荣来到阿府的校场。大唐武风甚盛,大点的官宦世家都设有专门的校场供子弟们练功习武,学习弓马。阿罗憾家族本身就是袄教的高层,怎么没有这种设施。校场位于阿府东侧,占地数亩,面积之大可以练习骑射了,与官方的校场一个规格。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实的黄土,还有数处不知用处的木桩,架子,大体上是为了练功所用,只是式样与中土有些差别。阿黛妮身边的侍女递给她一柄弯刀。弯刀尚未出鞘就吸引了李荣的目光。华丽的刀鞘上错落有致地镶嵌着红,绿宝石,还有数十颗细小透明的宝石,宝石是用金线缠绕而成,光是刀鞘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值上万贯钱了,刀把呈现银白色,用极品的象牙雕刻而成。“钻石?”李荣心道,弯刀刀鞘上的透明宝石分明就是钻石,原来现在就有人发现了这种金刚石,并用做装饰所用。当然根据历史记载印度早就发现了金刚石,做为佛家至宝之一。阿黛妮轻轻抽出弯刀,一柄寒光四射的宝刀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刀身呈弧形,银白色布满花纹,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五颜六色的七彩光芒。“这是我袄教七圣刀之一的光明刃,”阿黛妮说道,“七圣刀不仅是指刀法,还是指袄教的七把名刀,俱是我波斯数得着的名工巧匠打造而成,可惜随着波斯灭亡,七把名刀只剩下三把传承下来。”“这不就是**吗?”李荣心道。**最早是由波斯制造,后来才随着阿拉伯帝国的崛起,扬名世界。阿黛妮真气一摧,光明刃上的花纹亮起来,更加炫丽夺目,隐隐透出火焰的形状,飘摇不定。阿黛妮不过五品境界,远不到真气化形的地步,想是光明刃上的花纹造成的效果。“袄教的光明圣火?”李荣脱口而出道。光明圣火是袄教至高无上的绝学,只有袄主和大祭司,圣女等少数人才能修习,看来阿黛妮应该是袄教的圣女。“咣”地一声,李荣抽出了龙吟刀,直视阿黛妮。虽然只是一场切磋,但是对李荣来说是第一次接触到来自异域的绝顶武学,可不能大意失手。“弯刀刀法与诸种刀法不同之处在强调快、灵、险,”阿黛妮说道,“因为弯刀刀身短,利于劈砍,平常人出二刀,使用弯刀则可能出三刀,物性使然。请品鉴七圣刀法之快字诀!”两人相隔三丈有余,白袍红衣,俊男美女,显得非常怪异。阿黛妮说着,蹂身而上,说话间挥出数十道银白色呈火焰形态巴掌大小的刀芒,扑天盖地般向着李荣斩去。数十道刀芒错落有致,似乎无意间形成了一种神秘的轨迹,封死了李荣进退的空间。这种刀法纯粹是比拼出刀速度,真气消耗。别人挥出四刀,你可斩出五刀,相差虽微小,但积累下来优势就大了。敌人往往在快速的刀法下左支右拙,不免落败身亡。李荣并未使出“疾电连环”一式与阿黛妮比拼速度。“疾电连环”一式刀法速度确实惊人,但本质上是以身法带动刀法,以攻击为主,此次为了领教弯刀刀法的精义,不宜比拼速度。刀芒快要临身,李荣微微一笑,脚尖一点,身体借着刀芒破空带来的微微劲风,如柳叶随风般回旋飘动,龙吟刀幻出数十百片叶状刀芒,在虚空中闪烁不定,迎向阿黛妮挥出的火焰刀芒。龙吟刀所过之处,刀身上的九个小孔发出奇异的啸声,穿过空气,直逼阿黛妮。阿黛妮被啸声一震,脑中嗡嗡作响,神智不由得微混,动作不由得慢了半拍,体内真气也不由得一滞,这在生死决杀的战场上简直是致命的失误。李荣的龙吟刀挥出刀芒阵阵,啸声连连,不断地打乱了阿黛妮的节奏,甚至真气运行,使她再也无法挥出那么疾速的刀法,轻易地破解了她的刀法。“玄音妙剑?荣公子居然把剑法改为刀法,刀法神妙,小女子甘拜下风。”阿黛妮挥动光明刃挡住龙吟刀一击,飘退一丈开外,停住身形说道。每种武学都是前人历经悠长岁月不断完善,特别是玄音妙剑这种顶级武学,可以说完美到了极点,后人可以框架内将它发挥得尽善尽美,都算是少有的武道天才,更不用说别出窠臼,将武学做出极大改变,这些是那些宗师级的高手才能做到的事情,李荣却轻易的做到了,并且刀法熟练如意,威力不减于剑法。“阿黛妮姑娘过奖了,七圣刀法也不错,不在中土任何刀法之下。”李荣赞赏道。阿黛妮的刀法相当不错,刀速不比自己的“疾电连环”差,甚至要更胜一筹,李荣觉得阿黛妮的刀法另有奥妙之处,不过两人只是切磋而已,阿黛妮没有施展出来。当然李荣也未施展出“秋风叶舞”的所有技法,有所保留。校场地面坚实的黄土露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地沟,小坑,这些都是两人的残余刀气划过地面所致。阿黛妮的侍女脸色苍白地看着两人,不由自主地躲得远远的。“荣公子,请再品鉴一下七圣刀的灵字诀,”阿黛妮说道,“灵字诀讲究以曲为直,以旋为舞。”阿黛妮素手一转,光明刃像轮盘一样在她手中盘旋,一道道环状的银白色火焰刀芒脱刀而出,如群蜂归巢一样向着李荣割去。伴随着火焰刀环,阿黛妮的身形舞动,踏着奇异的步法,犹如舞步一样,似是胡族的“胡旋舞”,弯刀围绕在她周身,就像随身带着一道道白色彩带。红色的衣袍,银色的刀芒,雪白的肌肤,精致的容颜,一副绝美的画面展现在李荣面前。“光明之环,”阿黛妮心里暗道。她的刀法,身法融为一体,施展出七圣刀法,不但招法飘逸动人,杀伤力更是十足,稍有不慎就是身死人亡的结局。李荣神色一紧,眼内神光一闪,露出一丝赞赏的神情。七圣刀法不愧是一教的镇教绝学,不逊色于自己的轮回刀法。“秋风叶舞,”李荣仍是使出刚才的一式刀法,龙吟刀呼啸而起,化为一条咆哮的白龙,刮出阵阵狂风,身形随着狂风飘来退去,让阿黛妮的火焰刀环无法准确地抓住他的身法轨迹。一道道火焰刀环与李荣的刀芒相遇,被斩成两段,散于空中。“不打了,”阿黛妮忽然说道,身形飘退到三丈开外,脸色有些微红地道。挥出实体的刀气是非常消耗真气的做法,阿黛妮为了展示弯刀刀法的特性,连续施展出两式以刀气变幻为主的刀法,真气消耗的太大,支持不住了。毕竟她目前还只是五品高手,真气的浑厚程度不如李荣。李荣看着阿黛妮微红的脸,额头渗出的汗珠,微道着点点头。“弯刀不如横刀长,长距离的攻击以速度和灵活性取胜,但本质上讲究一寸短一寸险,弯刀刀法最厉害的还是近身刀法,我们的波斯人的近身刀法主要精义是藏,将弯刀当成身体的一部分,配合着腿,肘,膝等进行攻击。”阿黛妮鉴于近身刀法凶险之处到是没有到李荣再做比试,只是两人交流而已。侍女们一会儿的功夫就在校场旁边的树荫下摆好了小桌,奉上两杯茶和一些点心,安静地站在两人身边侍候着。李荣和阿黛妮坐在桌旁,互相交流着刀法。“弯刀以近身时威力最大,到是有点类似李元芳无间刀法中身法无间一式,回去后得再问问他。”李荣听罢阿黛妮对弯刀近身刀法的讲解心里想道。“弯刀刀法一向分为西域和突厥两大系统,除了我们外,突厥人中也有不少刀法精湛之辈,”阿黛妮说道,“其中以狼王阿波达干为最,他的落雁刀法凌厉异常,威力不在我七圣刀之下,而且速度比七圣刀还要快。”“我听父亲说过此人,不但雄才大略,精于兵法,而且是一流的刀法大师。不过此人一直是突厥大汗骨咄禄的心腹大将。”李荣说道。这样的突厥大将来中土搅风搅雨的可能性不大,实际上能干出杀人抛尸这种事的绝对是疯子,阿波达干明显不是。“阿波达干有数名弟子,深得他的真传,在塞外声名颇响。”阿黛妮说道。旁边两名侍女走上前来,各自端着一盆清水,递给李荣和阿黛妮以备洗漱之用。阿黛妮将弯刀收好,顺手拿过湿毛巾擦拭脸颊。

在线试读

第三十九章 七圣刀法

“听说令尊大人精擅一种传奇武学玄音妙剑,此剑法以音入神,神奇莫测,不知李荣公子有否学到,能不能领教一番?”阿黛妮忽然说道。

“久闻袄教七圣刀之名,却未能一见,此次能见识一下阿黛妮姑娘的刀法,实是人生之幸事。”李荣微微一愣道。

李荣那还不明白阿黛妮的用意,她是想借机给自己试试弯刀刀法,让自己适应一下,以备遇到凶手时不会措手不及。只是李荣心里疑惑地是,父亲李晦与阿罗憾一家到底是何关系,以致对方如此相信自己,给予帮助。

“荣公子,跟我来,那边有校场。”阿黛妮说道,领着李荣来到阿府的校场。

大唐武风甚盛,大点的官宦世家都设有专门的校场供子弟们练功习武,学习弓马。阿罗憾家族本身就是袄教的高层,怎么没有这种设施。

校场位于阿府东侧,占地数亩,面积之大可以练习骑射了,与官方的校场一个规格。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实的黄土,还有数处不知用处的木桩,架子,大体上是为了练功所用,只是式样与中土有些差别。

阿黛妮身边的侍女递给她一柄弯刀。

弯刀尚未出鞘就吸引了李荣的目光。华丽的刀鞘上错落有致地镶嵌着红,绿宝石,还有数十颗细小透明的宝石,宝石是用金线缠绕而成,光是刀鞘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值上万贯钱了,刀把呈现银白色,用极品的象牙雕刻而成。

“钻石?”李荣心道,弯刀刀鞘上的透明宝石分明就是钻石,原来现在就有人发现了这种金刚石,并用做装饰所用。当然根据历史记载印度早就发现了金刚石,做为佛家至宝之一。

阿黛妮轻轻抽出弯刀,一柄寒光四射的宝刀出现在人们面前,的刀身呈弧形,银白色布满花纹,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五颜六色的七彩光芒。

“这是我袄教七圣刀之一的光明刃,”阿黛妮说道,“七圣刀不仅是指刀法,还是指袄教的七把名刀,俱是我波斯数得着的名工巧匠打造而成,可惜随着波斯灭亡,七把名刀只剩下三把传承下来。”

“这不就是**吗?”李荣心道。

**最早是由波斯制造,后来才随着阿拉伯帝国的崛起,扬名世界。

阿黛妮真气一摧,光明刃上的花纹亮起来,更加炫丽夺目,隐隐透出火焰的形状,飘摇不定。阿黛妮不过五品境界,远不到真气化形的地步,想是光明刃上的花纹造成的效果。

“袄教的光明圣火?”李荣脱口而出道。

光明圣火是袄教至高无上的绝学,只有袄主和大祭司,圣女等少数人才能修习,看来阿黛妮应该是袄教的圣女。

“咣”地一声,李荣抽出了龙吟刀,直视阿黛妮。

虽然只是一场切磋,但是对李荣来说是第一次接触到来自异域的绝顶武学,可不能大意失手。

“弯刀刀法与诸种刀法不同之处在强调快、灵、险,”阿黛妮说道,“因为弯刀刀身短,利于劈砍,平常人出二刀,使用弯刀则可能出三刀,物性使然。请品鉴七圣刀法之快字诀!”

两人相隔三丈有余,白袍红衣,俊男美女,显得非常怪异。

阿黛妮说着,蹂身而上,说话间挥出数十道银白色呈火焰形态巴掌大小的刀芒,扑天盖地般向着李荣斩去。

数十道刀芒错落有致,似乎无意间形成了一种神秘的轨迹,封死了李荣进退的空间。

这种刀法纯粹是比拼出刀速度,真气消耗。别人挥出四刀,你可斩出五刀,相差虽微小,但积累下来优势就大了。敌人往往在快速的刀法下左支右拙,不免落败身亡。

李荣并未使出“疾电连环”一式与阿黛妮比拼速度。“疾电连环”一式刀法速度确实惊人,但本质上是以身法带动刀法,以攻击为主,此次为了领教弯刀刀法的精义,不宜比拼速度。

刀芒快要临身,李荣微微一笑,脚尖一点,身体借着刀芒破空带来的微微劲风,如柳叶随风般回旋飘动,龙吟刀幻出数十百片叶状刀芒,在虚空中闪烁不定,迎向阿黛妮挥出的火焰刀芒。

龙吟刀所过之处,刀身上的九个小孔发出奇异的啸声,穿过空气,直逼阿黛妮。

阿黛妮被啸声一震,脑中嗡嗡作响,神智不由得微混,动作不由得慢了半拍,体内真气也不由得一滞,这在生死决杀的战场上简直是致命的失误。

李荣的龙吟刀挥出刀芒阵阵,啸声连连,不断地打乱了阿黛妮的节奏,甚至真气运行,使她再也无法挥出那么疾速的刀法,轻易地破解了她的刀法。

“玄音妙剑?荣公子居然把剑法改为刀法,刀法神妙,小女子甘拜下风。”阿黛妮挥动光明刃挡住龙吟刀一击,飘退一丈开外,停住身形说道。

每种武学都是前人历经悠长岁月不断完善,特别是玄音妙剑这种顶级武学,可以说完美到了极点,后人可以框架内将它发挥得尽善尽美,都算是少有的武道天才,更不用说别出窠臼,将武学做出极大改变,这些是那些宗师级的高手才能做到的事情,李荣却轻易的做到了,并且刀法熟练如意,威力不减于剑法。

“阿黛妮姑娘过奖了,七圣刀法也不错,不在中土任何刀法之下。”李荣赞赏道。

阿黛妮的刀法相当不错,刀速不比自己的“疾电连环”差,甚至要更胜一筹,李荣觉得阿黛妮的刀法另有奥妙之处,不过两人只是切磋而已,阿黛妮没有施展出来。当然李荣也未施展出“秋风叶舞”的所有技法,有所保留。

校场地面坚实的黄土露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地沟,小坑,这些都是两人的残余刀气划过地面所致。阿黛妮的侍女脸色苍白地看着两人,不由自主地躲得远远的。

“荣公子,请再品鉴一下七圣刀的灵字诀,”阿黛妮说道,“灵字诀讲究以曲为直,以旋为舞。”

阿黛妮素手一转,光明刃像轮盘一样在她手中盘旋,一道道环状的银白色火焰刀芒脱刀而出,如群蜂归巢一样向着李荣割去。

伴随着火焰刀环,阿黛妮的身形舞动,踏着奇异的步法,犹如舞步一样,似是胡族的“胡旋舞”,弯刀围绕在她周身,就像随身带着一道道白色彩带。红色的衣袍,银色的刀芒,雪白的肌肤,精致的容颜,一副绝美的画面展现在李荣面前。

“光明之环,”阿黛妮心里暗道。

她的刀法,身法融为一体,施展出七圣刀法,不但招法飘逸动人,杀伤力更是十足,稍有不慎就是身死人亡的结局。

李荣神色一紧,眼内神光一闪,露出一丝赞赏的神情。七圣刀法不愧是一教的镇教绝学,不逊色于自己的轮回刀法。

“秋风叶舞,”李荣仍是使出刚才的一式刀法,龙吟刀呼啸而起,化为一条咆哮的白龙,刮出阵阵狂风,身形随着狂风飘来退去,让阿黛妮的火焰刀环无法准确地抓住他的身法轨迹。

一道道火焰刀环与李荣的刀芒相遇,被斩成两段,散于空中。

“不打了,”阿黛妮忽然说道,身形飘退到三丈开外,脸色有些微红地道。

挥出实体的刀气是非常消耗真气的做法,阿黛妮为了展示弯刀刀法的特性,连续施展出两式以刀气变幻为主的刀法,真气消耗的太大,支持不住了。毕竟她目前还只是五品高手,真气的浑厚程度不如李荣。

李荣看着阿黛妮微红的脸,额头渗出的汗珠,微道着点点头。

“弯刀不如横刀长,长距离的攻击以速度和灵活性取胜,但本质上讲究一寸短一寸险,弯刀刀法最厉害的还是近身刀法,我们的波斯人的近身刀法主要精义是藏,将弯刀当成身体的一部分,配合着腿,肘,膝等进行攻击。”阿黛妮鉴于近身刀法凶险之处到是没有到李荣再做比试,只是两人交流而已。

侍女们一会儿的功夫就在校场旁边的树荫下摆好了小桌,奉上两杯茶和一些点心,安静地站在两人身边侍候着。

李荣和阿黛妮坐在桌旁,互相交流着刀法。

“弯刀以近身时威力最大,到是有点类似李元芳无间刀法中身法无间一式,回去后得再问问他。”李荣听罢阿黛妮对弯刀近身刀法的讲解心里想道。

“弯刀刀法一向分为西域和突厥两大系统,除了我们外,突厥人中也有不少刀法精湛之辈,”阿黛妮说道,“其中以狼王阿波达干为最,他的落雁刀法凌厉异常,威力不在我七圣刀之下,而且速度比七圣刀还要快。”

“我听父亲说过此人,不但雄才大略,精于兵法,而且是一流的刀法大师。不过此人一直是突厥大汗骨咄禄的心腹大将。”李荣说道。

这样的突厥大将来中土搅风搅雨的可能性不大,实际上能干出杀人抛尸这种事的绝对是疯子,阿波达干明显不是。

“阿波达干有数名弟子,深得他的真传,在塞外声名颇响。”阿黛妮说道。

旁边两名侍女走上前来,各自端着一盆清水,递给李荣和阿黛妮以备洗漱之用。

阿黛妮将弯刀收好,顺手拿过湿毛巾擦拭脸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