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穿越大唐武神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越大唐武神)

(穿越大唐武神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穿越大唐武神) 第四十四章 初次交手 试读

2022-11-14 18:24 作者:武攸绪
  • 穿越大唐武神 穿越大唐武神

    武攸绪尹文操是《穿越大唐武神》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武攸绪”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国子监,位于外郭的务本坊,占了本坊半坊之地,面积广大,里面建筑宏伟庄严,树木成荫,是学习的好地方。整个国子监有学舍一千二百余间,生员三千多人,大都是国朝八品,五品,三品等各级官员的子弟,还有来自吐蕃,新罗的贵族子弟在此求学。李荣骑马慢行,约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国子监前。国子监门前停满...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穿越大唐武神》是网络作者“武攸绪”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武攸绪尹文操小说推荐,详情概述:突厥使团住在礼部特意安排的馆驿,位于归义坊,一众馆驿中最大最豪华的一座院落。突厥、吐蕃、新罗是大唐周边诸国中最强的三个大国,受到一等待遇,非寻常小国弱族可比。李荣、安金藏扮成礼部下属的青袍小吏,跟着礼部主客员外郎李尚贞走进迎宾驿。莫贺达干早已接到唐廷传来的消息,来到院中迎接礼部众人一行。“李员外郎,有劳了!”莫贺达干迎上前来,面带笑容地说道,一口流利的汉语带点口音。“莫贺大使,此是太后和陛下恩典,在下不过是跑腿而已。”李尚贞面带微笑地说道。门外礼部的吏员们指挥着数辆装着绢匹的大车走进院中。接着李尚贞向莫贺达干正式宣读了太后武则天的颁赐突厥使团的旨意。莫贺达干听完后起身接过诏书,欢喜地请李尚贞到正堂落座不提。这时李荣、安金藏和另一名礼部吏员捧着三个精致的盒子走了进来。“这是?”莫贺达干看着三人有些疑问地道。“此是太后特意赐予莫贺大使,移力贪汗大酋长,阿思力将军的礼物,不如请那两位出来。”李尚贞指着木盒说道。莫贺达干听了一愣,往年可没有单独赐予使节礼物的惯例。当然唐廷有时会赐予一些礼物给突厥大汗及重要人物礼物,由使节团转交。令莫贺达干迟疑的是,唐廷直接挑明了移力贪汗和阿思力的身份,尽管使节团并未特意隐瞒,但也没有说明,没想到唐廷还是知道他们的身份,并赏赐礼物。“去请移力大酋长和阿思力将军来!”莫贺达干挥手吩咐待立在旁的突厥武士道。莫贺达干眼光一扫,注视着捧着木盒的李荣三人,眉头微微一皱,不知想些什么。“这两位仪表非凡,神姿英发,是何许人?”莫贺达干指着李荣,安金藏说道。莫贺达干眼光不错,看出李荣,安金藏的不凡之处,第一时间指了出来,想看看李尚贞到底耍什么把戏。“哈哈,哪里,哪里?不过是我礼部的两名普通吏员而已,没想到竟入了莫贺大使法眼。”李尚贞毫不在意地说道。“脸皮真厚!”莫贺达干心里暗骂道。李尚贞明显在睁着眼说瞎话。说话间移力贪汗、阿思力从后院走了进来。李荣的注意力马上被进来的邪异青年吸引住了。那名青年一身淡黄色的锦袍,缠着黑巾,垂着两条黑辫,高鼻深目,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显示出异样的英俊,散发着奇异的魅力。李荣运转刚刚学会的观微法眼,目光直视邪异青年。他有一种直觉,眼前的青年就是要找的凶手阿思力。尽管旁边的移力贪汗身上煞气逼人,显然手上沾满血腥,但是气质却不如阿思力那样诡异。阿思力感觉到了李荣的目光,经过时转头对着李荣微微一笑,上前与莫贺达干行礼问好。安金藏死死地盯着阿思力,脑海中闪过族人死去的情形,自己的亲近侍卫,族人一一死在以阿思力为首的突厥人手里,不由得真气勃发,手背上青筋直露,几欲现在就向阿思力动手。一股柔和至极的真气突然从旁边传了过来,压制住安金藏的举动。安金藏扭头一看,李荣肩膀撞在自己身上,示意他冷静。莫贺达干正用突厥语向移力贪汗、阿思力说着李尚贞的来意,并挑明了对李荣、安金藏的怀疑。李尚贞微笑不语,端起杯子将乳酪一饮而尽。他会突厥语,只是假装不知。突厥人所做的乳酷比较正宗,李尚贞偶尔会饮上几杯。李尚贞出自赵郡李氏,山东五姓七家之一,地近突厥,到是有些喜欢突厥的饮食。他来之前受到上司崔宣礼的授意,允许李荣等人随意行动。莫贺达干说完后,移力贪汗、阿思力转身对着李荣、安金藏准备接受礼物。李荣正好面对阿思力,把手中的木盒递给阿思力。阿思力邪笑一下,露出白牙伸手接过木盒,一股凌厉的真气透过木盒向着李荣攻了过去。“哼”李荣心里闷哼一声,体内伏魔真气迸然运至手上,金光一闪,毫不客气地与阿思力隔着木盒拼了一下。“啪”木盒碎裂掉在地上,露出一条玉带。再精致结实的木盒也是经不起两名六品高手的真气冲击的。“咦”阿思力身体微微一震,对面攻来的真气刚猛霸道,丝毫不比自己逊色多少。阿思力微带诧异地看了李荣一眼,眼中露出一丝战意,没想到李荣竟是一名高手。移力贪汗到没有搞什么鬼,平静地接过了木盒,收在手中。他已是身经百战,统领一方的高手,不会像阿思力一样争强斗狠。“这位小哥是谁?身手不错,想是大唐的年轻才俊,我对大唐武道一向钦佩有加,不知可否赐教一二。”阿思力突然说道。站在李尚贞旁边的突厥通译听了忙将其翻译成汉语说了出来。温柔坊尚书李晦府上。“大人,北市马行社首胡德死了。”葛威德急匆匆地跑到李晦面前行礼说道。“突厥人干的?”李晦坐在榻上问道。“不知何人,我估计是丘神绩下的手,不但北市马行,凡是与我们关系紧密的会社都遇到金吾卫的清查,许多人被关进了金吾卫牢中。”葛威德沉声说道。“丘神绩?”李晦微微沉吟道。“据金吾卫中的线报,丘神绩正在清除大人的痕迹,与我们友善的将领,校尉等或被调往其它闲职,或驱逐出京,大家想问一下大人该怎样做?”葛威德说道。李晦执掌金吾卫十数年,根基深厚,众多金吾卫高级,中层军官都是出自李晦门下,丘神绩一心想要树立自己的权威,自然要清理一番。“一朝天子一朝臣,清理金吾卫我不怪他,只是丘神绩却对那些为我们提供情报消息的普通人下手,有些过了。”李晦叹道。丘神绩自来就心胸狭窄,自己应该早就预料到的,只是没想到他毫不在意对着普通人下手。“与我们有关的人都撤离洛阳,保护好他们。我会修书一封给丘家家主。”李晦说道,“另外杀害胡德的那人,我想下去陪陪胡德比较好。”“是,大人。”葛威德应道,转身离去。“不过是礼部一名小吏,姓名不足入耳,那敢与突厥勇士交锋。”李荣听了说道。通译官把李荣的话翻译成突厥语,对着阿思力说道。“此人不过是礼部下属的一名小吏而已,安能与突厥勇士争雄,改日我方派出御前禁卫来与这位勇士切磋一二吧!”李尚贞轻声说道。李荣从阿思力攻来的真气中察觉出他的底细,凌厉而细密的真气,这样的真气与弯刀配合才会留下那种密如蛛网的伤痕,甚至可以断定阿思力就是南市分尸案的凶手。“没想到看似器宇轩昂,不过是懦夫而已,难道汉人都是百无一用的农夫?”阿思力用轻蔑的语气说道。刚走进正堂时,阿思力就从李荣身上体会出浓浓的敌意,才借机试探,事实证明李荣对他有着极强的警戒心,阿思力才试图约李荣较量一番,准备在比武时将李荣击杀,比武切磋时偶然失手是不可避免的。“他在说什么?”李荣目视着安金藏传音道。“他骂你是懦夫,”安金藏说道。“哼,回头再收拾他。”李荣轻哼一声道。这里是驿馆,招待外族使节的地方。若是外族使节在这里受伤或被杀,无论原因如何都会引起两国纠纷,影响到朝廷脸面。况且对方身旁还站着移力贪汗这样的七品宗师,总之不会占到什么便宜。李荣固然喜欢与高手过招切磋,但更想将阿思力这种**直接斩杀。莫贺达干带有深意地望了李荣一眼,开口阻止了阿思力的挑战要求,李尚贞也借坡下驴,聊了几句无聊的套话后,带着众人离去。

在线试读

第四十四章 初次交手

突厥使团住在礼部特意安排的馆驿,位于归义坊,一众馆驿中最大最豪华的一座院落。

突厥、吐蕃、新罗是大唐周边诸国中最强的三个大国,受到一等待遇,非寻常小国弱族可比。

李荣、安金藏扮成礼部下属的青袍小吏,跟着礼部主客员外郎李尚贞走进迎宾驿。

莫贺达干早已接到唐廷传来的消息,来到院中迎接礼部众人一行。

“李员外郎,有劳了!”莫贺达干迎上前来,面带笑容地说道,一口流利的汉语带点口音。

“莫贺大使,此是太后和陛下恩典,在下不过是跑腿而已。”李尚贞面带微笑地说道。

门外礼部的吏员们指挥着数辆装着绢匹的大车走进院中。

接着李尚贞向莫贺达干正式宣读了太后武则天的颁赐突厥使团的旨意。

莫贺达干听完后起身接过诏书,欢喜地请李尚贞到正堂落座不提。

这时李荣、安金藏和另一名礼部吏员捧着三个精致的盒子走了进来。

“这是?”莫贺达干看着三人有些疑问地道。

“此是太后特意赐予莫贺大使,移力贪汗大酋长,阿思力将军的礼物,不如请那两位出来。”李尚贞指着木盒说道。

莫贺达干听了一愣,往年可没有单独赐予使节礼物的惯例。当然唐廷有时会赐予一些礼物给突厥大汗及重要人物礼物,由使节团转交。

令莫贺达干迟疑的是,唐廷直接挑明了移力贪汗和阿思力的身份,尽管使节团并未特意隐瞒,但也没有说明,没想到唐廷还是知道他们的身份,并赏赐礼物。

“去请移力大酋长和阿思力将军来!”莫贺达干挥手吩咐待立在旁的突厥武士道。

莫贺达干眼光一扫,注视着捧着木盒的李荣三人,眉头微微一皱,不知想些什么。

“这两位仪表非凡,神姿英发,是何许人?”莫贺达干指着李荣,安金藏说道。

莫贺达干眼光不错,看出李荣,安金藏的不凡之处,第一时间指了出来,想看看李尚贞到底耍什么把戏。

“哈哈,哪里,哪里?不过是我礼部的两名普通吏员而已,没想到竟入了莫贺大使法眼。”李尚贞毫不在意地说道。

“脸皮真厚!”莫贺达干心里暗骂道。

李尚贞明显在睁着眼说瞎话。

说话间移力贪汗、阿思力从后院走了进来。

李荣的注意力马上被进来的邪异青年吸引住了。那名青年一身淡黄色的锦袍,缠着黑巾,垂着两条黑辫,高鼻深目,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显示出异样的英俊,散发着奇异的魅力。

李荣运转刚刚学会的观微法眼,目光直视邪异青年。他有一种直觉,眼前的青年就是要找的凶手阿思力。

尽管旁边的移力贪汗身上煞气逼人,显然手上沾满血腥,但是气质却不如阿思力那样诡异。

阿思力感觉到了李荣的目光,经过时转头对着李荣微微一笑,上前与莫贺达干行礼问好。

安金藏死死地盯着阿思力,脑海中闪过族人死去的情形,自己的亲近侍卫,族人一一死在以阿思力为首的突厥人手里,不由得真气勃发,手背上青筋直露,几欲现在就向阿思力动手。

一股柔和至极的真气突然从旁边传了过来,压制住安金藏的举动。

安金藏扭头一看,李荣肩膀撞在自己身上,示意他冷静。

莫贺达干正用突厥语向移力贪汗、阿思力说着李尚贞的来意,并挑明了对李荣、安金藏的怀疑。

李尚贞微笑不语,端起杯子将乳酪一饮而尽。他会突厥语,只是假装不知。

突厥人所做的乳酷比较正宗,李尚贞偶尔会饮上几杯。

李尚贞出自赵郡李氏,山东五姓七家之一,地近突厥,到是有些喜欢突厥的饮食。他来之前受到上司崔宣礼的授意,允许李荣等人随意行动。

莫贺达干说完后,移力贪汗、阿思力转身对着李荣、安金藏准备接受礼物。

李荣正好面对阿思力,把手中的木盒递给阿思力。

阿思力邪笑一下,露出白牙伸手接过木盒,一股凌厉的真气透过木盒向着李荣攻了过去。

“哼”李荣心里闷哼一声,体内伏魔真气迸然运至手上,金光一闪,毫不客气地与阿思力隔着木盒拼了一下。

“啪”木盒碎裂掉在地上,露出一条玉带。

再精致结实的木盒也是经不起两名六品高手的真气冲击的。

“咦”阿思力身体微微一震,对面攻来的真气刚猛霸道,丝毫不比自己逊色多少。

阿思力微带诧异地看了李荣一眼,眼中露出一丝战意,没想到李荣竟是一名高手。

移力贪汗到没有搞什么鬼,平静地接过了木盒,收在手中。他已是身经百战,统领一方的高手,不会像阿思力一样争强斗狠。

“这位小哥是谁?身手不错,想是大唐的年轻才俊,我对大唐武道一向钦佩有加,不知可否赐教一二。”阿思力突然说道。

站在李尚贞旁边的突厥通译听了忙将其翻译成汉语说了出来。

温柔坊尚书李晦府上。

“大人,北市马行社首胡德死了。”葛威德急匆匆地跑到李晦面前行礼说道。

“突厥人干的?”李晦坐在榻上问道。

“不知何人,我估计是丘神绩下的手,不但北市马行,凡是与我们关系紧密的会社都遇到金吾卫的清查,许多人被关进了金吾卫牢中。”葛威德沉声说道。

“丘神绩?”李晦微微沉吟道。

“据金吾卫中的线报,丘神绩正在清除大人的痕迹,与我们友善的将领,校尉等或被调往其它闲职,或驱逐出京,大家想问一下大人该怎样做?”葛威德说道。

李晦执掌金吾卫十数年,根基深厚,众多金吾卫高级,中层军官都是出自李晦门下,丘神绩一心想要树立自己的权威,自然要清理一番。

“一朝天子一朝臣,清理金吾卫我不怪他,只是丘神绩却对那些为我们提供情报消息的普通人下手,有些过了。”李晦叹道。

丘神绩自来就心胸狭窄,自己应该早就预料到的,只是没想到他毫不在意对着普通人下手。

“与我们有关的人都撤离洛阳,保护好他们。我会修书一封给丘家家主。”李晦说道,“另外杀害胡德的那人,我想下去陪陪胡德比较好。”

“是,大人。”葛威德应道,转身离去。

“不过是礼部一名小吏,姓名不足入耳,那敢与突厥勇士交锋。”李荣听了说道。

通译官把李荣的话翻译成突厥语,对着阿思力说道。

“此人不过是礼部下属的一名小吏而已,安能与突厥勇士争雄,改日我方派出御前禁卫来与这位勇士切磋一二吧!”李尚贞轻声说道。

李荣从阿思力攻来的真气中察觉出他的底细,凌厉而细密的真气,这样的真气与弯刀配合才会留下那种密如蛛网的伤痕,甚至可以断定阿思力就是南市分尸案的凶手。

“没想到看似器宇轩昂,不过是懦夫而已,难道汉人都是百无一用的农夫?”阿思力用轻蔑的语气说道。

刚走进正堂时,阿思力就从李荣身上体会出浓浓的敌意,才借机试探,事实证明李荣对他有着极强的警戒心,阿思力才试图约李荣较量一番,准备在比武时将李荣击杀,比武切磋时偶然失手是不可避免的。

“他在说什么?”李荣目视着安金藏传音道。

“他骂你是懦夫,”安金藏说道。

“哼,回头再收拾他。”李荣轻哼一声道。

这里是驿馆,招待外族使节的地方。若是外族使节在这里受伤或被杀,无论原因如何都会引起两国纠纷,影响到朝廷脸面。况且对方身旁还站着移力贪汗这样的七品宗师,总之不会占到什么便宜。李荣固然喜欢与高手过招切磋,但更想将阿思力这种**直接斩杀。

莫贺达干带有深意地望了李荣一眼,开口阻止了阿思力的挑战要求,李尚贞也借坡下驴,聊了几句无聊的套话后,带着众人离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