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夏星辰许岩小说推荐《他与星辰皆璀璨》_《他与星辰皆璀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夏星辰许岩小说推荐《他与星辰皆璀璨》_《他与星辰皆璀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023 女人心海底针 试读

2022-11-14 18:34 作者:夏星辰
  • 他与星辰皆璀璨 他与星辰皆璀璨

    夏星辰许岩是小说推荐小说《他与星辰皆璀璨》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夏星辰”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不知道?!你还敢撒谎!”夏国鹏怒不可遏,“啪”一声,手掌拍在椅子扶手上:“我再问一遍,这孩子到底是谁的!”“爸,您不用再问了,不管怎么问我都还是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也很想有人能告诉自己。“国鹏,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你这大女儿啊,平时看起来单单纯纯,干干净净的,背地里却不知道在外面和些什么人...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他与星辰皆璀璨》是夏星辰的小说。内容精选:夏星辰回到总统府,先去看了夏大白,和他乖乖的汇报了情况后,洗完澡继续准备自己后天的考核。只剩下一天的时间。她想去书房里找点资料。推门进去的时候,书房里竟还亮着一盏灯,微愕然之后,就见了他。白夜擎。颀长的身子正靠在椭圆形的书架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灯光弥散下来,一圈金色光晕笼罩在他身上。夏星辰没想到他会在。以前很难得见他一次,最近几天他倒是经常在的。“总统先生。”她打了招呼,尽量不再去想起昨晚他们俩差点擦枪走火的事。白夜擎只是懒懒的抬眸,觑她一眼,薄唇抿紧,无话。复又低下头去,继续看手上的书。碰了个钉子,夏星辰倒也是习惯了。反正他一直就是这样冷冰冰的态度。不过,是错觉么?总觉得,总统先生今天情绪似乎并不是很好。夏星辰索性就绕开他,仔细找自己要用的书。从书架上抽了好几本,可是,剩下的一本在头顶上方。她不想搭梯子,上次被摔的经历如今还记着呢!努力踮起脚尖,却怎么够都够不到。正皱着眉,郁闷的时候,身后,一抹黑影突然笼罩下来。她心一跳,男人结实的胸膛已经靠了过来,贴着她的后背。继而……长臂,越过她,轻而易举的将那本书抽了出来。他的指尖,无意的擦过她的。热度相触,她心里乱了好几拍。下意识回头,他正低下头,那一瞬,两个人的唇离得仅有一寸不到。她的睫毛,几乎都要刷上他的鼻尖。他眸色微深。她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些,身子下意识的又往书架上贴了贴,本能的想要和他保持安全的距离,因为……这个男人,太危险。只一眼,便可能会沉溺,不能自拔。可是,后方是他,前方是书架,她所有的动作不过就是徒劳。“他怎么样?”白夜擎突然问。夏星辰以为他会退后一步,可是,没有。他拿着书的手,撑在书架上,俯着身,看她。他身形高大,这样的姿势,让她觉得压迫感甚重。思绪有些乱,只讷讷的问:“谁怎么样?”“你的相亲对象。”说这话的时候,他声音有些清凉,但面上又辨不出更多的情绪。她一愣,没想到他会知道自己去相亲的事。看样子是夏大白说的。她手指压在书架上,轻轻抠着,含糊的道:“嗯……还挺好的啊……”“打算继续发展?”他盯着她的后脑勺,声音更低沉了些,连自己都不曾发觉。“对方人还蛮好的,所以……先接触着吧。”白夜擎重重的盯她一眼,往后退了一步。他的气息退去,压迫感也跟着退去不少,夏星辰才总算松口气。回过头来。他将刚刚那本书递给她,目光深重的瞥她一眼:“现在又不喜欢许岩了?”“他?”提起他,夏星辰心里还略微有些失落。那毕竟是自己的初恋。面上却摇着头,“五年前,我怀了大白的时候,我们俩就已经结束了。现在还谈什么喜欢?”他哼了一声:“你变心倒是挺快。几天前还因为他和我算账,现在洒脱了。”夏星辰囧了下:“那天是喝醉了,以后不会了。”“对了。”她想起一件事,犹豫了下,才试探着问:“你和宋小姐……你真的会娶宋小姐么?”白夜擎探寻的看她一眼,夏星辰怕他误会,连忙摆手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探寻你私生活的意思……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大概什么时候会结婚……你们一结婚,我到时候肯定要搬出去,你早点告诉我,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他眉心皱起,似乎是很不喜欢她这个解释,沉步往书房外走。夏星辰下意识跟上一步,他凉凉的声音传来:“在我没让你搬出去之前,你哪里都不能去!”说到这,他又转过身来,重重的盯她一眼,“也不准和你的相亲对象结婚!”“……为什么呀?”夏星辰完全不明白。这规矩未免也太霸道了吧!“没有为什么。我说不准就是不准!”“……”…………………………夏星辰一直在想前天晚上总统大人那两个所谓的“不准”,怎么也想不明白。“未央,你说……要是有个和你合租的男人,莫名其妙的说不准你搬出去,你觉得会是因为什么?”休息室内,夏星辰啜了口咖啡,问池未央。“可能有人分摊房租,便宜?”“……”夏星辰翻了个白眼,“那他要是还和你说,不准你和相亲对象结婚呢?”“这还用问我?”这回,换池未央给她白眼,“要是哪个男人和你说这话,想都不用想,人家是喜欢你!喜欢你,当然就不想你搬出去,不希望你嫁给别人。这种事还用问?”“喜欢?”夏星辰怔了一瞬。白夜擎会喜欢自己?想想,又赶紧摆手,那太玄幻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不可能会喜欢我的!”池未央嗅到一丝异样,放下咖啡凑过来:“星辰,原来你和哪个男人在同居么?你这女人,居然一点风都没有给我透过!难怪你死活不肯邀请我去你家,原来你给我藏了男人!”“不是啊,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是怎么样?”池未央双手环胸,盯着她,“说说看,对方是什么人?帅不帅,高不高,富不富?哼,你要连我都敢瞒着,后果可是自负!”夏星辰说漏了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正绞尽脑汁想的时候,视线,忽的被休息室墙壁上挂着的电视,夺走了视线。他们发言部的电视,每天都在反反复复的播放着最及时的政治新闻。而此刻,一条插播的重大新闻,跃到屏幕上,一下子就夺走了夏星辰的呼吸。“现在插播一条消息,就在两分钟前,白羽广场突然出现爆炸情况,据悉,总统办公厅和附近众多民众也受到波及,具体伤亡情况稍后做详细报导。”主播台上的主播,一脸凝重之色。“总统先生可能也在受伤人群中……”

在线试读

023 女人心海底针

夏星辰回到总统府,先去看了夏大白,和他乖乖的汇报了情况后,洗完澡继续准备自己后天的考核。

只剩下一天的时间。

她想去书房里找点资料。推门进去的时候,书房里竟还亮着一盏灯,微愕然之后,就见了他。

白夜擎。

颀长的身子正靠在椭圆形的书架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灯光弥散下来,一圈金色光晕笼罩在他身上。

夏星辰没想到他会在。以前很难得见他一次,最近几天他倒是经常在的。

“总统先生。”她打了招呼,尽量不再去想起昨晚他们俩差点擦枪走火的事。

白夜擎只是懒懒的抬眸,觑她一眼,薄唇抿紧,无话。复又低下头去,继续看手上的书。

碰了个钉子,夏星辰倒也是习惯了。反正他一直就是这样冷冰冰的态度。不过,是错觉么?总觉得,总统先生今天情绪似乎并不是很好。

夏星辰索性就绕开他,仔细找自己要用的书。

从书架上抽了好几本,可是,剩下的一本在头顶上方。她不想搭梯子,上次被摔的经历如今还记着呢!

努力踮起脚尖,却怎么够都够不到。

正皱着眉,郁闷的时候,身后,一抹黑影突然笼罩下来。她心一跳,男人结实的胸膛已经靠了过来,贴着她的后背。

继而……

长臂,越过她,轻而易举的将那本书抽了出来。他的指尖,无意的擦过她的。

热度相触,她心里乱了好几拍。下意识回头,他正低下头,那一瞬,两个人的唇离得仅有一寸不到。她的睫毛,几乎都要刷上他的鼻尖。

他眸色微深。

她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了些,身子下意识的又往书架上贴了贴,本能的想要和他保持安全的距离,因为……

这个男人,太危险。只一眼,便可能会沉溺,不能自拔。

可是,后方是他,前方是书架,她所有的动作不过就是徒劳。

“他怎么样?”白夜擎突然问。

夏星辰以为他会退后一步,可是,没有。他拿着书的手,撑在书架上,俯着身,看她。

他身形高大,这样的姿势,让她觉得压迫感甚重。思绪有些乱,只讷讷的问“谁怎么样?”

“你的相亲对象。”说这话的时候,他声音有些清凉,但面上又辨不出更多的情绪。

她一愣,没想到他会知道自己去相亲的事。看样子是夏大白说的。

她手指压在书架上,轻轻抠着,含糊的道“嗯……还挺好的啊……”

“打算继续发展?”他盯着她的后脑勺,声音更低沉了些,连自己都不曾发觉。

“对方人还蛮好的,所以……先接触着吧。”

白夜擎重重的盯她一眼,往后退了一步。他的气息退去,压迫感也跟着退去不少,夏星辰才总算松口气。

回过头来。他将刚刚那本书递给她,目光深重的瞥她一眼“现在又不喜欢许岩了?”

“他?”

提起他,夏星辰心里还略微有些失落。那毕竟是自己的初恋。

面上却摇着头,“五年前,我怀了大白的时候,我们俩就已经结束了。现在还谈什么喜欢?”

他哼了一声“你变心倒是挺快。几天前还因为他和我算账,现在洒脱了。”

夏星辰囧了下“那天是喝醉了,以后不会了。”

“对了。”她想起一件事,犹豫了下,才试探着问“你和宋小姐……你真的会娶宋小姐么?”

白夜擎探寻的看她一眼,夏星辰怕他误会,连忙摆手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探寻你私生活的意思……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大概什么时候会结婚……你们一结婚,我到时候肯定要搬出去,你早点告诉我,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他眉心皱起,似乎是很不喜欢她这个解释,沉步往书房外走。

夏星辰下意识跟上一步,他凉凉的声音传来“在我没让你搬出去之前,你哪里都不能去!”

说到这,他又转过身来,重重的盯她一眼,“也不准和你的相亲对象结婚!”

“……为什么呀?”夏星辰完全不明白。这规矩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

…………………………

夏星辰一直在想前天晚上总统大人那两个所谓的“不准”,怎么也想不明白。

“未央,你说……要是有个和你合租的男人,莫名其妙的说不准你搬出去,你觉得会是因为什么?”休息室内,夏星辰啜了口咖啡,问池未央。

“可能有人分摊房租,便宜?”

“……”夏星辰翻了个白眼,“那他要是还和你说,不准你和相亲对象结婚呢?”

“这还用问我?”这回,换池未央给她白眼,“要是哪个男人和你说这话,想都不用想,人家是喜欢你!喜欢你,当然就不想你搬出去,不希望你嫁给别人。这种事还用问?”

“喜欢?”夏星辰怔了一瞬。

白夜擎会喜欢自己?想想,又赶紧摆手,那太玄幻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不可能会喜欢我的!”

池未央嗅到一丝异样,放下咖啡凑过来“星辰,原来你和哪个男人在同居么?你这女人,居然一点风都没有给我透过!难怪你死活不肯邀请我去你家,原来你给我藏了男人!”

“不是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么样?”池未央双手环胸,盯着她,“说说看,对方是什么人?帅不帅,高不高,富不富?哼,你要连我都敢瞒着,后果可是自负!”

夏星辰说漏了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正绞尽脑汁想的时候,视线,忽的被休息室墙壁上挂着的电视,夺走了视线。

他们发言部的电视,每天都在反反复复的播放着最及时的政治新闻。

而此刻,一条插播的重大新闻,跃到屏幕上,一下子就夺走了夏星辰的呼吸。

“现在插播一条消息,就在两分钟前,白羽广场突然出现爆炸情况,据悉,总统办公厅和附近众多民众也受到波及,具体伤亡情况稍后做详细报导。”

主播台上的主播,一脸凝重之色。

“总统先生可能也在受伤人群中……”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