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夏星辰许岩小说推荐)他与星辰皆璀璨完结版在线阅读_他与星辰皆璀璨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夏星辰许岩小说推荐)他与星辰皆璀璨完结版在线阅读_他与星辰皆璀璨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028 经历过大场面 试读

2022-11-14 18:40 作者:夏星辰
  • 他与星辰皆璀璨 他与星辰皆璀璨

    夏星辰许岩是小说推荐小说《他与星辰皆璀璨》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夏星辰”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不知道?!你还敢撒谎!”夏国鹏怒不可遏,“啪”一声,手掌拍在椅子扶手上:“我再问一遍,这孩子到底是谁的!”“爸,您不用再问了,不管怎么问我都还是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也很想有人能告诉自己。“国鹏,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你这大女儿啊,平时看起来单单纯纯,干干净净的,背地里却不知道在外面和些什么人...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他与星辰皆璀璨》是大神“夏星辰”的代表作,夏星辰许岩小说推荐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答案,他挑眉。而后,只听到她开口:“当然关心了。你是我们国家历届最受欢迎的总统,大家都很关心你。昨天新闻里看到你可能受伤的心情,我们那些同事心里也都和我一样,很不好受。”白夜擎眸色沉了几分,凉凉的问:“就只是这样?”夏星辰只当听不懂他所谓的’就只是这样’是哪样的意思,只不着痕迹的转了个话题:“你这么虚弱,先别聊天了。趁热把粥喝了吧!赶快好起来,民众也不会那么担心。”她说着又舀了口粥送到他唇边。他探寻的目光在她面上停留了好一瞬,眸色或深或浅,似乎是想从她脸上瞧出点端倪来。可是,最终,无果。白夜擎顿觉有些索然无味,什么都没说,只喝粥,神色略显冷淡。刚刚的暧昧氛围,一瞬间,散得无影无踪。而夏星辰心里此刻却是百转千回。到底是自己担心,还是民众担心,她心里却是比较清楚的。………………下午的时候,傅逸尘过来给他换药。他躺在那,又昏睡了。“他昨晚烧了一晚上,但是早上起来就已经退烧了。胃口不是很好,一整天就喝了两碗粥。”夏星辰尽职尽责的汇报一整天的情况,怕吵到他,声音很轻,“今天醒来了一小会儿,然后就一直昏昏沉沉。傅医生,他没事吧?”“嗯,这是正常情况,毕竟伤得不轻。”傅逸尘看了夏星辰一眼,“我现在要给他换药,麻烦你帮我搭把手。”“好。”夏星辰按照傅逸尘的指示,拿了剪刀要剪开他胸口上的纱布。手还没落下,他一下子就醒了。一眼就看到她正拿着一把剪刀俯身靠近他,他微微皱眉,声音懒懒的,问:“怎么了?”“傅医生来了,现在要给你换药。”夏星辰声音也很轻,“可能会有点痛。”那柔情的样子,不自觉的让白夜擎眉心间的褶皱一下子舒开许多。他勉强撑起沉重的眼皮,“把剪刀给我,你出去吧。”“为什么呀?我可是傅医生现在的帮手,不能出去。”“行了,让你出去你就出去。”白夜擎抬手要把剪刀从她手里抽走,她比他利索,举高了,不给他。他颦眉。这女人,欺负他现在是伤患么?他瞥了傅逸尘一眼,“把她打发出去吧。”傅逸尘意味深长的看看夏星辰,又看看他,忍不住勾了勾唇,“夏小姐,阁下身上的伤比较血腥狰狞,他是怕您看着受不了。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出去吧,我让他帮忙就行。”他话一落,白夜擎一个犀利的眼神就扫射了过去。这家伙!谁让他啰嗦这么一大堆的?多嘴!夏星辰倒是愣了一愣,下意识偷偷看了白夜擎一眼。他……真的是怕伤口吓到自己?既然他没有反驳傅医生的话,那么……就是了吧?心神,微微晃动。她忍不住笑了一下,“放心吧,我没那么胆小的。再说了……他现在伤得这么重,想帮忙恐怕也有心无力。”傅逸尘颔首,“你能留下是最好不过。”“……”白夜擎面有不快。所以,他现在的意见是完全被面前这两人忽略了么?………………傅逸尘在配药的时候,夏星辰就帮着剪开他胸口上和手上纱布。每一下,呼吸都绷得紧紧的。他的伤口,第一天她就见过,如今想想,还觉得背脊发凉。动作越发的小心,怕碰痛了他。白夜擎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脸上,看到她紧蹙的眉和苍白的脸,沉声道:“不要勉强。”“别小看我。”夏星辰掀目看他一眼,而后,又专注的投入到剪纱布的工作当中,“虽然长这么大我没见过这么严重的伤,但是,我也算是见过,不,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你?经历过什么大场面?”白夜擎随意的和她搭着话。她专注的样子,其实很迷人。“当初生夏大白的时候,我大出血,命悬一线,医生都给我爸下了病危通知书。不过,还好我熬过来了。否则,你现在都见不到我了。所以,我算不算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夏星辰说这些的时候,语气轻松,甚至唇角还噙着浅笑。说完,还不忘抬起头来看他,似是等他点头。白夜擎眉心突突的跳,脸色冷沉。这女人,居然还笑得出来!“不要这么严肃。”他凝重的脸色让夏星辰吐了吐舌,“好吧,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说这种事。”她又垂首继续忙碌。颊边的长发散下来,挡住了她半张紧致的小脸。白夜擎盯着她看,脑海里莫名的全是她躺在手术台上害怕又无助的样子。她的事情,冷啡一直有在跟进。但是,从没有和他提过她大出血的事。如今听到,意外之余,胸口很闷。长指,突然伸出去,挑起她颊边的长发,纳到她耳后去。指尖,擦过她的耳廓。夏星辰一怔,心微乱。下意识微掀目看他,触到他眼里那缕淡淡的却深沉复杂的光泽,她心跳漏了一拍。不自在的勾了勾颊边的发尾,什么都没说,只默默的继续低头忙自己的事。只是……忍不住的,脑海里一直来回闪着他刚刚那一记眼神。那复杂的情绪……到底是什么?傅逸尘在一旁将两人这些小细节全收进了眼里。看着,不由得挑高唇。和白夜擎从小一起在军队里长大。倒是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女人这副样子。只是……他们俩,是不可能有将来的吧?……夏星辰剪完纱布,伤口完全显现出来,纵然见过,但还是只看一眼不敢再看第二眼。伤得这么重,该会有多痛,多难熬!傅逸尘神色也是很凝重,“药性强,会有点痛。”“少啰嗦了,上药吧。”傅逸尘颔首,把药一点点敷在伤口上。那一瞬,白夜擎没受伤的手猛地揪住了身下的床单。难以忍受的剧痛,让他唇瓣一下子变得惨白。额上,鼻尖上,全是细密的冷汗。但是,纵然如此,他也是刚毅的咬着牙关,连哼都没有哼过一声。夏星辰只觉得心脏都被揪成了一团。

在线试读

028 经历过大场面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答案,他挑眉。而后,只听到她开口“当然关心了。你是我们国家历届最受欢迎的总统,大家都很关心你。昨天新闻里看到你可能受伤的心情,我们那些同事心里也都和我一样,很不好受。”

白夜擎眸色沉了几分,凉凉的问“就只是这样?”

夏星辰只当听不懂他所谓的’就只是这样’是哪样的意思,只不着痕迹的转了个话题“你这么虚弱,先别聊天了。趁热把粥喝了吧!赶快好起来,民众也不会那么担心。”

她说着又舀了口粥送到他唇边。他探寻的目光在她面上停留了好一瞬,眸色或深或浅,似乎是想从她脸上瞧出点端倪来。可是,最终,无果。

白夜擎顿觉有些索然无味,什么都没说,只喝粥,神色略显冷淡。

刚刚的暧昧氛围,一瞬间,散得无影无踪。

而夏星辰心里此刻却是百转千回。到底是自己担心,还是民众担心,她心里却是比较清楚的。

………………

下午的时候,傅逸尘过来给他换药。

他躺在那,又昏睡了。

“他昨晚烧了一晚上,但是早上起来就已经退烧了。胃口不是很好,一整天就喝了两碗粥。”夏星辰尽职尽责的汇报一整天的情况,怕吵到他,声音很轻,“今天醒来了一小会儿,然后就一直昏昏沉沉。傅医生,他没事吧?”

“嗯,这是正常情况,毕竟伤得不轻。”傅逸尘看了夏星辰一眼,“我现在要给他换药,麻烦你帮我搭把手。”

“好。”

夏星辰按照傅逸尘的指示,拿了剪刀要剪开他胸口上的纱布。

手还没落下,他一下子就醒了。

一眼就看到她正拿着一把剪刀俯身靠近他,他微微皱眉,声音懒懒的,问“怎么了?”

“傅医生来了,现在要给你换药。”夏星辰声音也很轻,“可能会有点痛。”

那柔情的样子,不自觉的让白夜擎眉心间的褶皱一下子舒开许多。

他勉强撑起沉重的眼皮,“把剪刀给我,你出去吧。”

“为什么呀?我可是傅医生现在的帮手,不能出去。”

“行了,让你出去你就出去。”白夜擎抬手要把剪刀从她手里抽走,她比他利索,举高了,不给他。

他颦眉。

这女人,欺负他现在是伤患么?

他瞥了傅逸尘一眼,“把她打发出去吧。”

傅逸尘意味深长的看看夏星辰,又看看他,忍不住勾了勾唇,“夏小姐,阁下身上的伤比较血腥狰狞,他是怕您看着受不了。你要是害怕的话,就出去吧,我让他帮忙就行。”

他话一落,白夜擎一个犀利的眼神就扫射了过去。

这家伙!谁让他啰嗦这么一大堆的?多嘴!

夏星辰倒是愣了一愣,下意识偷偷看了白夜擎一眼。他……真的是怕伤口吓到自己?

既然他没有反驳傅医生的话,那么……就是了吧?

心神,微微晃动。她忍不住笑了一下,“放心吧,我没那么胆小的。再说了……他现在伤得这么重,想帮忙恐怕也有心无力。”

傅逸尘颔首,“你能留下是最好不过。”

“……”白夜擎面有不快。所以,他现在的意见是完全被面前这两人忽略了么?

………………

傅逸尘在配药的时候,夏星辰就帮着剪开他胸口上和手上纱布。

每一下,呼吸都绷得紧紧的。他的伤口,第一天她就见过,如今想想,还觉得背脊发凉。

动作越发的小心,怕碰痛了他。

白夜擎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脸上,看到她紧蹙的眉和苍白的脸,沉声道“不要勉强。”

“别小看我。”夏星辰掀目看他一眼,而后,又专注的投入到剪纱布的工作当中,“虽然长这么大我没见过这么严重的伤,但是,我也算是见过,不,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

“你?经历过什么大场面?”白夜擎随意的和她搭着话。她专注的样子,其实很迷人。

“当初生夏大白的时候,我大出血,命悬一线,医生都给我爸下了病危通知书。不过,还好我熬过来了。否则,你现在都见不到我了。所以,我算不算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

夏星辰说这些的时候,语气轻松,甚至唇角还噙着浅笑。说完,还不忘抬起头来看他,似是等他点头。

白夜擎眉心突突的跳,脸色冷沉。

这女人,居然还笑得出来!

“不要这么严肃。”他凝重的脸色让夏星辰吐了吐舌,“好吧,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说这种事。”

她又垂首继续忙碌。颊边的长发散下来,挡住了她半张紧致的小脸。

白夜擎盯着她看,脑海里莫名的全是她躺在手术台上害怕又无助的样子。

她的事情,冷啡一直有在跟进。但是,从没有和他提过她大出血的事。

如今听到,意外之余,胸口很闷。

长指,突然伸出去,挑起她颊边的长发,纳到她耳后去。

指尖,擦过她的耳廓。夏星辰一怔,心微乱。

下意识微掀目看他,触到他眼里那缕淡淡的却深沉复杂的光泽,她心跳漏了一拍。

不自在的勾了勾颊边的发尾,什么都没说,只默默的继续低头忙自己的事。

只是……

忍不住的,脑海里一直来回闪着他刚刚那一记眼神。

那复杂的情绪……到底是什么?

傅逸尘在一旁将两人这些小细节全收进了眼里。看着,不由得挑高唇。

和白夜擎从小一起在军队里长大。倒是第一次看到他对一个女人这副样子。

只是……

他们俩,是不可能有将来的吧?

……

夏星辰剪完纱布,伤口完全显现出来,纵然见过,但还是只看一眼不敢再看第二眼。

伤得这么重,该会有多痛,多难熬!

傅逸尘神色也是很凝重,“药性强,会有点痛。”

“少啰嗦了,上药吧。”

傅逸尘颔首,把药一点点敷在伤口上。

那一瞬,白夜擎没受伤的手猛地揪住了身下的床单。难以忍受的剧痛,让他唇瓣一下子变得惨白。额上,鼻尖上,全是细密的冷汗。但是,纵然如此,他也是刚毅的咬着牙关,连哼都没有哼过一声。

夏星辰只觉得心脏都被揪成了一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