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2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 > 42.红烧肉1

吃辣条, 吃小龙虾吗?

没有统一的鸡腿饭, 没有打饭的服务人员, 就像是自助一样,想拿什么拿什么。

三七帮和果子把被子盖了些,以防感冒,就急急的下了楼。

食堂离这间病房并不远, 不过十几分钟就能往返。

巧的是, 三七刚到食堂就撞上了隔壁宿舍起床打饭的将臣。

将臣捧着个餐盘,放了一碗豆腐羹和两块芋饼。

豆腐羹被盛在红色的瓷碗里,面上还浇了一层晶莹剔透的红豆沙,四溢流淌, 引得三七咽了两口口水。

本以为医院食堂能拿来做早餐的食物也就油条豆浆,没想到竟然会有甜口的豆腐羹还有那块芋饼。

三七也要了两分和头儿一模一样的, 乘着还有蒸腾热气急急忙忙的赶回了病房。

和果子看到三七买回来的早饭也吃了一惊。

她取过银匙舀了一口放进嘴里,刹那间醇厚的豆腐羹汤头醇厚的流进口腔, 滚进喉咙,带着一股和豆腐交融在一起的细腻感以及十足鲜甜的余味,不腻不甜, 恰到好处。

她又夹起芋饼吹了吹,咬了一口,外皮焦香酥脆,内里却细腻绵软不过和甜甜的红豆沙豆腐脑怎么那么不协调。

“你怎么拿了咸的芋饼?”和果子吞掉两个芋饼, 奇怪的问三七。

毕竟一般在意口味的人都不会在吃甜的时候又吃咸的吧。

三七怔了怔, 咬了一口芋饼, 刹那间黑了脸。

尼玛,这咸的和甜的冲撞在一起,说不出的诡异。

她吐了吐舌头,感叹:“我瞧头儿拿了,我也拿了。没想那么多…….”

“将臣?”和果子一愣,“他已经醒了?”

三七点头:“醒了。头儿只是熬夜熬累了,又不是像你,冻得和酸奶一样了。”

和果子听着就准备取下吊瓶,去隔壁病房瞧瞧。

三七看到果子的动作,生怕她力气还没回复,又撅了过去。

三七说:“你还病着呢。”

和果子摇了摇头:“他救了我,我该去谢谢人家。”

说着就拖着拖鞋往隔壁病房去了。

走到门口,里面传来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在开什么小会。

和果子拉开了门,环顾了一圈,不多不少,上一回在诊所碰过面的警员都在,而他们显然也都将视线落在和果子的身上。

她穿着宽松的病号服,抱着个吊瓶,怎么看怎么滑稽,尤其旁边还有个大美女三七,一众警员都有些疑惑,彼此对视着:头儿只是负责的救人,没其他意思吧??

虽然大伙都希望头儿脱单,但是也不需要那么饥不择食啊……这摆明了就是根还没熟的豆芽菜,吃的时候膈嘴啊。

小张将人迎了进来。

和果子却好奇的问起刚刚门口听到的事情:“你们在开什么会?又出案子了吗?”

将臣低头翻着手里的卷宗没看和果子,小张却笑着解释道:“昨天长生街分尸的案子结了,这不是来像头儿汇报后续嘛。”

聊起那个到店里买雪媚娘的大叔,和果子眨巴了两下眼睛问:“那个大叔为什么杀人啊?”

小张看了眼将臣,不确定能不能将细节告诉外部人员。

只见将臣微微的额首说道:“他交代说,是因为妻子常常夜不归宿花天酒地……才动了杀人的念头……”

见将臣解释了,小张就在旁边插了句嘴:“老板,你可真命大,那爱真西餐厅的老板可是活生生将他的妻子冻死了炸成了排骨,他在审讯的时候还意犹未尽的舔着嘴说有多好吃。”

那话里就差说,没吃到和果子多么可惜了。

和果子缩了缩脑袋,想到大叔把她捆起来说的那句话。

{真真发现了夜色的魅力,而我又发现了真真的美,只是可惜……她爱的总是那外面的五光十色……}

果然,老板很爱他的妻子,只是超过了一个度了吧。

她在想的时候,将臣却在用余光偷偷打量她。

作夜抢救她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愿意出来,果然这个女孩子对他有影响力吧?

大概是目光太火热,和果子很快的察觉到了,反问:“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嘛?”

将臣恢复了一脸的冷静,淡淡的说:“没有,很漂亮。”

被人突然的夸一句漂亮,和果子红了半边脸。她看着坐在床上看卷宗的男人,笑眯了眼睛。

也并不是这么冷吧。

这时候,说上有那么一秒的刺痛,她看了看手上贴好的针管,血液已经回流了。

“三七……我好像要换水了……”

“哎…..真的……我的天,我马上去护士台喊人……”

……

几分钟后,牛娇娇踩着高跟鞋,将水换了一包,红唇吐出一句话:“说了看好水的!怎么还乱跑。”

和果子心虚的笑了笑。

三七也有些不好意思。

牛娇娇也没再多说两句,看了看和果子的脸色,吩咐道:“能跑去隔壁,应该没多大的事情了,留院再观察一周应该就能出院了。”

和果子点头,仿佛乖巧的像个孩子。

牛娇娇看完就走了,走的时候给果子手术的乔医生手插着库白袍进了门,后面还跟着几个医生,

他看见牛娇娇眼神缩了缩,又马上回复了正常走到和果子身边问:“睡得怎么样?”

和果子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不过看那衣服也知道是医生,便点了点头道:“睡得很好。”

乔医生笑的温和又绅士,手里抓着个记录本勾着,和后面的疑似是实习医生的几个说着低体温症状的具体解决办法什么的。

查房其实很块,乔医生将手里的记录本打完勾,往另一个方向去。

后面随行的几个实习医生,有两个女孩子,红着脸嘤嘤嘤的瞧着那远去的背影,崇拜的不得了。

“果然是医学院的学霸校草,真的好帅啊!”

“以前刚刚考上南大医学院就惦记他了,结果我入学他就毕业了。幸好我又分配到了二院,可以和他当同事。”

“一举一动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呢,不知道谁能那么幸运当她女朋友……”

……

和果子和三七听着她们远去的窃窃私语,面面相觑。

尤其是三七,撇嘴感叹:“我们法医院的白描比他帅多了。”

和果子听到熟悉的名字一愣,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她打过那个人的电话,憨憨道:“三七喜欢白描学长吗?”

三七托腮摇了摇头:“有一种,那叫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就和我们头儿一样,待在他身边能冻死十里地,白描虽然表面上温温和和的,是个暖男,但是放到社会那就是空调!哦,头儿也是空调,冷气的那种。”

“空调?”这是什么比喻?

三七道:“空调顾名思义,对谁都很暖啊,这样当他的女朋友不就憋屈了,所以我对白描也就是崇拜崇拜。”

和果子窘迫的想了想空调,还真是很贴切将臣的,但是白描……

她说道:“我上回打过他电话,倒是没这么觉得。”

三七讶异:“你什么时候有他的联系方式了?”

和果子道:“就那天周伟在群里说死者是冻死的时候,我打了个电话问白描学长来着。他那时候估计是在上课,我能听到窸窸窣窣的翻东西的声音。”

三七撇嘴:“这倒是没什么,系里都说,学长很喜欢读书,特别喜欢上玉教授的课。”

她话顿了顿解释道:“忘了果子不是我们系的了,我说的玉教授是最近院里新来的老师,三十来岁吧。他是主授习解剖学的,我听过一次,很厉害。学术和实践完全信手捏来,结合的很生动。不过就是人恐怖了些…….”

哎?

和果子歪着脑袋问:“怎么这么说?人长得不好看?”到底什么样的样貌能被人说成恐怖?

三七摇头:“并不是,长得很帅,怎么说呢如果年轻几岁,妥妥的系草级别。”

“那为什么说恐怖?”

三七笑了:“去上解剖课的第一堂课据说不教东西,要在陈列尸体的教室呆一个晚上,写份报告。”

她说罢又补充道:“和我一起俢他课的朋友吓得鬼哭狼嚎的,半个多月没敢往解刨室走。”

和果子听完也脊背一寒,和尸体睡一块是个肿么样的体验。

三七大概瞧着和果子神情有些虚,笑着拍了拍果子的肩膀:“你又不是我们系的,担心什么。”

“幸好我遇不到那个玉教授。”

三七却笑得得意:“哪怕是不行。”

哎?

半晌后,三七说道:“我没说吗?玉教授是一门双学位,他也是医学院的高材生,最近在二院当特邀医生,脑科。”

和果子虚了不能在虚。

她的病房就在十八楼的脑科……原因是急诊没病床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