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书网 > 女村长的贴身兵王 >第3220章 大结局撒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220章 大结局撒花

一秒记住【笔趣阁文库 www.bqgwk.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3220章  大结局撒花

    光明,才是魔族真正的大业!

    无天的声音在回荡,更是对能获得光明的希望。

    苏木看了一眼旁边的郑素素和庞毅,而后仰天一声吼:“无天,老子再问你,如果有人给你万年光明,你该如何报答?”

    “万年?哈哈!”

    无天大笑,“万年,等同于宇宙大地一个轮回。世间万物又将重组!所以,万年相当于永久!

    我无天、乃至众魔,不奢求万年――

    哪怕千年,我拿魔王之位来换。

    哪怕百年,我拿魔族使者之位来换。

    哪怕十年,我让他统领暗黑之地!

    就算是能给我们带来一年、一个月、哪怕是一天,我会让魔族众生,万年之内,永记这光明之恩!”

    所承之诺,发自肺腑,绝无半点儿戏。

    天空之中,此声,久久不能散去。

    众魔低头,是在祈祷光明,更是对无天所说之话的肯定。

    完全可以推断――

    假如谁能给魔族万年光明,魔族,可奉他为主,统领魔族之地、之众!

    “我能给!”

    苏木的声音,嘶吼。

    沉寂,许久!

    骤然,反正现在围着的众魔,猛然抬头看向苏木。

    天空之黑云,更是有降落大地之势力。

    “你们要我苏木入魔,为的是跟仙争取光明。那我就赠你万年光明,为魔族众生,更为我自己!”

    呼呼!

    再次听到苏木的话,天空之黑云,更是继续降落,现在已经在苏木他们的头顶。

    显然,这是无天不自觉的临近。

    “苏木,别逼我杀你。”

    “杀我?”

    苏木冷笑,“如果我死,你们魔族,永远也不会得到哪怕一天光明。”

    明显,无天欲言又止。

    “缘女秦雪,真正的身份是魔吧!”

    轰!

    天空为之震荡,显然是无法相信苏木能知道这信息。

    “其实,你们魔跟仙,彼此彼此!”说着,苏木看向了庞毅。

    庞毅苦笑一声,向着天空黑云抱拳行礼,正色而道:“感谢魔主无天对我之器重、感谢众魔兄弟对我之协助!

    此刻,庞毅不得不说出事实,我,不是魔,是真仙!”

    “什么?”

    魔主无天,在场诸魔,惊叹之声,由感而发。

    “庞毅,你找死!”

    面对威胁,庞毅再次一声苦笑还之,无畏生死。

    苏木则是冷笑道:“魔和仙,一边安插一个,公平。如果你动庞毅,那我只能说,我特麽瞧不起你。瞧不起的后果,那便是光明永远不会降临魔族之地。”

    诸魔,无声!

    良久――

    无天回应:“庞毅是仙也好、魔也罢,但现在,是讨论光明的问题。你不要引导我做其它任何事情,否则,你和他、包括郑素素,走不出魔族之地!”

    “哈哈!”

    苏木大笑一声,而后,将手腕举起,漏出五彩玉石手链仅有的两颗珠子,“无天,你应该知道五彩玉石手链强大的能量。

    但你不知的是,其能给魔族带来光明。也只有我这个现在五彩玉石手链的真正主人,才有能力这样做!

    要是没有庞毅这个真仙,我不知,现在的你更不知。

    上次我渡劫成功,没有登那封仙大殿,而且还将八大圣盘给毁了,里面的仙者不是置之不理,而是庞毅给我周旋的。

    为的就是在这魔族之地跟我相遇,向你告知这一切!

    无天,万年光明你要是不要?”

    “我要!”

    无天以及众魔,同声回应。

    迫切之情,不言而喻。

    苏木,此刻变为主动,“有要求!”

    “魔之女金丽儿、你的儿子苏子墨?”

    “不止!”

    “你说!”

    苏木长舒一口气,“第一,我的妻儿还我。”

    “给你!”

    呼!

    乌云降落地面。

    待散去,无天出现!

    缓缓地,无天移开身子。

    “爸爸……”

    那张幼稚的脸,那稚嫩声音,那永远都不会改变的血缘关系。

    一个孩子奔来。

    一个父亲奔去。

    父爱、儿情,自然而生、无控蔓延!

    哭了!

    哭着的苏木,缓缓的抬头,站在眼前的,是那魔之女金丽儿。

    她,蹲下,与苏木平视。

    曾经,因为二者的关系,他们在过一起,但不能相爱!他们恨过对方,但又有爱在流淌!

    人、魔不同路,但爱,永无边际!

    “我、爱、你!”

    三字,从苏木的口中说出。第一次说,代表此生!

    “我一直都在爱着你!”

    金丽儿捧着苏木的脸,由衷而发。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彼此爱着,不能表达!此刻,再无遥远,就在眼前!

    相爱时难别亦难!

    爱了,就是没有距离,没有难,全是幸福!

    唰!

    一家人,拥抱在一起,闭眼享受着,珍惜每一刻、每一秒。

    仙者庞毅,哭!

    睿智者郑素素,哭!

    谁说魔者无真情?

    封魔大殿之真魔,流泪!

    无天,仰天之感慨由衷而发:“就算你苏木不能给魔族光明,如果我不成全这世间大爱,我不配是魔!

    我之前的做法,错啦!”

    那红色的泪水从眼眶中流出,是对这话的最有力保证。

    爱的力量,无限!

    良久――

    苏木起身,擦了擦眼泪后看向无天:“既然我承诺了,如果我做不到,我更不配为人。”

    缓和一会,带着哭腔继续道:“第二个条件,告诫魔众,从不再伤害妖族任何一员。”

    呼!

    无天缓和着呼出一口气,“我信你能完成。关于妖族之事,是我魔之错,如果能给我魔赎罪机会,我魔定将偿还。”

    “第三,和人族现在淡然修仙之路一样,宣告众魔,万年之内,不要再追求那虚无缥缈、根本就不能完成的修魔大道。”

    “和封仙大殿一样,进入封魔大殿,一样是个陷阱。我可以让他们为了自己而活!”

    轰!

    话毕,那地上的八大魔盘,粉身碎骨。以后,魔族之地,万年之内,再无法渡劫成真魔。

    “第四,威胁封仙大殿,让其所有圣地,撤出妖兽园之束缚,让他们成人,回到自己的土地之上。”

    “哈哈!如果你能重启那块土地,我定会督促此事。但你说,我拿什么威胁?封魔大殿跟封仙大殿斗了这么久,他们哪一次怕了我的威胁?”

    “哈哈!”

    苏木跟着大笑,而后,坚定而道:“大西方神和怪蠢蠢欲动,如果在大宇宙当中,大东方魔和仙内战,他们没理由不趁虚而入。

    你们魔,不怕多方受难,从不考虑太多,只要是敌人,干就完啦。

    但仙不一样,最会拿顾全大局说事,在没有我这个可以逆转战局的人登殿参战,他们怕毁灭、怕大西方将他们碾压。

    在这一点上,我倒是跟你们魔很是切合。

    所以,你可以利用内战,威胁封仙大殿将妖族之事解决。”

    “哈哈!”无天再次大笑,“我们杀妖族成员,但并没有控制他们自由。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倒是仙一直在困着妖。妖族之事,最错的是他们。

    苏木,我无天,感谢你的认可。

    我可以完成这件事,但你要知道……”

    话还没说完,苏木便是打断,“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首先要答应我第五个条件:待妖族事解决,魔与仙,摈弃前嫌!

    大西方神和怪不是蠢蠢欲动嘛?

    给他们脸了!

    主动出击,打他个连窥视我大东方的想法都没有!”

    “好!”

    无天大声应许,“我们和仙的矛盾就是光明。光明事了,谁想跟他们自相残杀?倒是大西方的神和怪,那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老子早就想灭灭他们的歹心了,这才是真正的战役!”

    苏木长舒一口气,又是说道:“刚刚你的忧虑,仙注定是控制着所有圣地,一旦他们还对我登殿存有希望,只要我登殿,他们完全不会受你们的威胁,他们可以跟你内战,再派我去跟大西方神和怪对抗。

    为了达到此目的,他们会威胁我,就像你之前威胁丽儿母子一样。”

    “没错!他们做的出来。”

    “所以,第六个、也就是最后一个条件:协助我,真正封天!”

    啊?

    “你们,在大宇宙中爱怎么战斗就怎么战斗,不关我们的事。我们要正常的生活!

    封天成功,万年之内,你们只管封魔、封仙大殿、只管跟神、怪战斗。”

    呼!

    放弃,下面的所有。

    无天,有犹豫!

    “怎么,不同意?”苏木更加郑重道:“你放心,有我在、有我的兄弟、我的子孙、我兄弟的子孙在,我们会时代传承,人、魔、妖,三者永世平等!

    更何况,他们都可以称之为人。”

    良久――

    “老子相信你。”

    “那我就先信任你,赠予你们魔族这万年光明。”

    嗖!

    苏木飞向空中。

    意念而出,五彩玉石手链的一颗珠子,缓缓从其手腕脱离。

    好似,它舍不得苏木一样,在其眼前转了又转。

    “走吧,去完成你的使命吧!”

    哗啦!

    珠子,碎裂。飞向四面八方,带着光。

    那是光源!

    每个圣地,光源将生出光明,普照魔族之地。

    时间,在流逝,他们在等、在期待……

    哗!

    光明,如久逢的甘雨,洒落这片暗黑圣地。

    扑通!

    无天,诸魔,下跪!

    “光明!”

    双手撑天,由衷而呼唤。

    那是胜于希望的奢望得到实现的心情。

    享受着,快乐着。

    “光明!”

    这是……

    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是整个暗黑之地、所有魔族圣地,在得到光明那一刻的呼喊。

    良久――

    无天站了起来,冲苏木再次跪下。其余诸魔,同样动作。

    他被苏木搀扶而起后,又看了眼金丽儿和苏子墨,笑了。

    而后――

    “全体魔众,协助苏木,封天!”

    “是!”

    “仙者庞毅,协助苏木,封天!”

    “人者郑素素,协助苏木,封天!”

    “我苏木,就封你真正的通天大道,万年!”

    轰!

    ……

    ……

    苏木要走了,因为天上之行,该完成的都已完成。

    他要回到自己的世界,过属于自己真正的幸福生活。

    带着的人有郑素素、庞毅、金丽儿、苏子墨、夏子涵、唐若漓、李脂婷!

    夫唱妇随!

    临行,应苏冰颜的强烈要求,务必去妖族之地看看。要不然,她不做这妖族公主、不管这妖族的生存、誓要追随苏木这个老哥而去。

    一行人,来到了妖族之地。

    现在,他们都是人,从妖兽园中终于走出来的人!

    曾经,那妖族第一勇士地双煞,也成如“哼哈”二将的人形。

    来时,普天妖族成员,跪地恭迎苏木!

    走时,普天妖族成员,跪地而送苏木!

    “妖族每一成员,用生命、用鲜血发誓,倘若救世恩主苏木需要,举全族拥护。”

    妖族成员,对天发誓。

    “主人,我认你!如有需要,地双煞第一时间再载主人驰骋战场!”

    地双煞肺腑之言,由衷而发。

    “哥,要经常来看我,你永远是我哥!”

    苏冰颜,含泪呐喊。

    ……

    ……

    封天,完成!

    现在,封仙大殿之仙、封魔大殿之魔,再也不能涉足任何一圣地之事。

    但,他们看的到。

    魔王无天、仙王天帝史无前例的并肩一起,是看着苏木一行人消失的。

    有些莫名惆怅!

    又都同时苦笑了一下。

    天帝感慨道:“封仙、封魔大殿之下,现在他才是真正的主。”

    “是啊!”无天叹了口气,“万年之久。”

    “万年之后,五彩玉石手链重组,大宇宙轮回,又将是一个新的天道时间。”

    “如果那个时候,我魔再遇黑暗之苦,为了光明,我们还要战!”

    “哈哈,天道的安排,我们又能如何呢?”

    “别墨迹了!”无天摆了摆手,“最起码现在,我们站在了一起。我们过好现在就行!而现在,就是要跟大西方的那些神、怪战斗!”

    “着什么急啊,他们又没主动进攻。”

    “没主动进攻就可以嘛?在老子的行事准则里面,他们窥视都不行!等着他们上门,黄花菜都凉了。

    你们仙爱去不去,反正我们魔马上出征!

    这次,老子要打服他们!”

    “诶我说你……,算了,干就完啦!”

    ……

    ……

    踏上阴界大陆,先到的是暗族。

    和现在的暗族暗王、也就是曾经暗夜徒的暗首常玉堂会面,又带着常玉堂前往华朝。

    注定,要在华朝一起庆祝。

    回来了,要庆祝,少不了的是兄弟!

    他们,拥有着永生都不会忘记的光辉战斗岁月。

    现在,他们是各霸一方的主,但他们的心,永在一起。

    苏木行进,并没有亲自去找他们,而是让该族的人前去禀报。

    熊族。

    张大海!

    现在已经有了孩子,每天,除了处理全族事务,就是陪家人和孩子了。

    “报,大陆万物主苏木,完成天上之行,凯旋而归,特请熊王前去华朝庆祝。”

    嗡!

    正在家里和孩子玩的张大海怔住,泪水,夺眶而出。

    许久――

    一声“老大”喊出,抱起孩子、拎着几个老婆,暴走狂奔……

    狼族。

    哮天犬。

    秀儿和蓝颜儿找到独自在房顶上喝酒的哮天犬,相视一笑。

    “走吧。”

    “我们去华朝。”

    不爱说话的哮天犬,看了一眼,继续沉默着。

    这是拒绝之意。

    “他回来了!”

    他?

    哮天犬抬头,“他?”

    “是的!”

    泪水,直接迸出!

    一声穿透力极强的呼喊:“主人!”

    狂奔,发泄!

    虎族。

    李大牛。

    为了当好一族之主,李大牛强让自己学习,注重教育,耐着性子听手下们长篇大论。

    一人匆忙奔来,附在他耳边说些什么。

    噌!

    猛然战起,全身在颤抖。

    “虎、虎王、要注意形象,不要一惊一乍的。”

    “老子注意个MMP啊!老大回来了、我的老大回来了……”

    砰!

    一脚踹翻桌子,直接奔了出去……

    龙族。

    战狼。

    “爸爸,我也想舅舅了。难道想一个人要哭嘛?我为什么没哭?”

    “爸爸也没哭,爸爸是太高兴了。走,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华朝,去见你的舅舅、妈妈的弟弟,我的――

    老―大!”……

    蛇族。

    王胜源。

    他不再是个孩子,但当得知这一消息后,哭的像个孩子、上蹿下跳的更像个孩子。

    ……

    ……

    兄弟之情,往后余生,再续!

    夫妇之情,往后余生,再续!

    他们的孩子,经常听父母亲讲那过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