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霸道总裁>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

>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

陆轻歌著

本文标签:

霸道总裁《天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是大神“陆轻歌”的代表作,陆轻歌欧邵爵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就连管家都急得不行,“小姐啊,你这是怎么了?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跟管家爷爷说,可别忍着不说啊。”<br>听到门外管家焦急的声音,陆君泽无奈道,“我没事。”<br>“怎么了?”男人的嗓音低沉肆戾,透着不悦,“她还是不肯出来?”<br>管家回头,正是从公司回来的欧邵爵,他一脸为难,“爵爷,小姐她今天一天都没出门了。”<br>欧邵爵眸光微变,“那她吃东西没?”<br>管家连忙回复,“吃了,我让佣人准备小姐喜欢的美食送上来的,小姐胃口可好了。”<br>他叫佣人用推车送去的那些饭食,都被吃完了。<br>闻言,欧邵爵心里也那么着急了。<br>还吃东西就行。<br>欧邵爵走到房门,很快连接了门铃上的通话,“喜宝,开门。”<br>门里的陆君泽赶忙去照了镜子,将自己的假发帽子整理了一番,确保身上穿着没有问题,才打开了房门。<br>房门口,男人身形异常高大,剪裁得体的西服套装穿在他的身上更是勾勒出了他的好身形,他身上那种冰冷与威严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br>“你这是闹什么脾气?”<br>面对欧邵爵的询问,陆君泽抿了抿唇,“我,我想邀请妈…轻歌阿姨,参加宴会。”<br>欧邵爵定定看着女儿,就为了这事,她将自己锁房间不出来?<br>“你想让她参加什么宴会?”<br>陆君泽细声细语道,“今晚奶奶的生日宴会。”<br>欧邵爵皱眉,瞥见女儿那态度,只得同意,“我可以让她参加,但是,要是她在宴会上惹出什么事来,我一定会命人将她驱逐出去!”<br>妈咪才不会惹事!<br>对于面前男人这般诋毁妈咪,陆君泽觉得很生气。<br>“轻歌…阿姨才不会惹事!”<br>说完,陆君泽却是不在看欧邵爵,就将门给关上了。<br>看着女儿这般态度,欧邵爵皱起了眉脸,他的女儿居然为了那个女人这样对他。<br>管家连忙打圆场,“爵爷,小姐她肯定不是故意的…”<br>欧邵爵抿唇,随即对管家道,“你命人去给陆轻歌送一份邀请函。”<br>管家点头应是。<br>没过多久,陆轻歌的房门被敲响了。<br>看着到手的邀请函,她皱起了眉头,“奇怪,这欧家夫人生辰怎么会让我也参加?”<br>欧喜宝连忙小跑着过来,“妈咪,你参加吗?”<br>陆轻歌正准备摇头,却不料欧喜宝开口,“喜宝奶奶生日,她肯定特别希望你去。”<br>陆轻歌看着儿子,“最近你怎么总是提喜宝?”儿子跟喜宝不是说不上两句就开始吵了了吗?小孩子之间的友谊还真是奇怪。<br>“难道妈咪…不喜欢喜宝吗?”<br>陆轻歌连忙摇头,“妈咪很喜欢喜宝。”<br>听到这般肯定的回答,欧喜宝很是开心,“喜宝也最喜欢妈咪的。”<br>陆轻歌却是看向儿子,“你这两天嗓子还没好?”<br>欧喜宝压低了嗓子,“没事,明天就能好了,妈咪我们来挑礼服吧。”<br>说着,欧喜宝一脸的激动,她一定要让轻歌阿姨成为宴会上最惊艳的人!<br>最好,能够让爸比也惊艳一把。<br>晚上七点。<br>陆轻歌带着儿子去参加了宴会。<br>刚到宴会门口,正好遇到了迎面走来的陆沫沫。<br>陆沫沫正被一群富家千金簇拥着,她微抬着下巴,精心打扮的面容上尽显得意之态。<br>再瞥见陆轻歌的身影后,陆沫沫神色一顿。<br>欧喜宝给陆轻歌挑选了一件银色的礼服,丝绸一般的色泽,与她的肌肤融为一体,泛着细腻的瓷光。<br>礼服上用珍珠堆砌一个精致的形状,一字领的部分完美展现了她动人的肩颈曲线,裙摆的设计也是别出心裁,采用前短后长的款式,既有传统礼服应有的雍容华贵,又有少女精灵一般的灵动皎洁。<br>这套礼服让本就漂亮的陆轻歌变得更加的明艳动人了。<br>其余的千金也看到陆轻歌,见到这般精致漂亮的陆轻歌,不由一阵嫉妒。<br>陆沫沫也看到旁边戴着帽子,用墨镜遮掩了大半张脸的男孩,皱起了眉头,“你来干嘛?”<br>下意识的对于忽然出现的陆轻歌,陆沫沫很是戒备。<br>陆轻歌神色淡然,“自然是来参加宴会的。”<br>陆沫沫嘴角勾起了嘲讽的弧度,“参加宴会?就凭你?”<br>要知道欧家可是十大家族之首。<br>欧夫人的生日宴会可谓是商界的各类大佬都来赶着赴宴。<br>她的邀请函也是欧夫人给的,这陆轻歌,她有什么资格来参加宴会?<br>陆沫沫看着陆轻歌带来的一个孩子,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你该不会以为这个宴会什么人都能随随便便的就能来吧?”<br>其余的千金对于突然冒出来的陆轻歌本来就很是嫉妒,在听到陆沫沫的所说的话后,对于旁边的陆轻歌更是鄙夷,“该不是想着趁此机会来宴会上勾搭人吧!”<br>陆沫沫轻笑道,“能不能进来还是一回事呢!”<br>说着,陆沫沫拿出邀请函交给了一旁的佣人。<br>旁边的佣人,看着递交过来的邀请函,一脸恭敬,“沫沫小姐,欢迎您的到来。”<br>其余的千金也拿出了邀请函,走了过去。<br>而陆沫沫却没进去,她对着一旁的佣人道,“你可得检查仔细了,别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br>说这话时,她的目光瞥向了陆轻歌,眉眼里净是嘲讽。<br>佣人一脸严谨道,“沫沫小姐放心,老夫人的生日宴会,我们都会严格查验每一位来宾的邀请函的。”<br>牵着轻歌阿姨手的欧喜宝见到沫沫的所作所为,心里有种难以言说的感受。<br>面对那些人的轻蔑,陆轻歌神色淡然的从身上包里拿出了邀请函递给了一旁的佣人。<br>佣人查看了一番,一脸恭敬道,“陆小姐,您请。”<br>陆沫沫顿时变了脸色,“怎么会?她怎么有邀请函?”<br>陆轻歌淡淡看了一眼陆沫沫,“有些人就是自以为是,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却不知道自己是个小丑。”<br>说完,陆轻歌重新牵着儿子的手走了进去。<br>陆沫沫气的直跺脚。<br>一旁的千金对于这种场面也是觉得有些丢脸,“沫沫,我们快进去吧。”<br>陆沫沫回神,捏紧了包里的药瓶,对啊!她今晚还有重要的事要办,可不能着了陆轻歌这个小贱人的道!<br>

来源:zzy   主角: 陆轻歌欧邵爵   更新: 2023-01-23 05:16: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宠上天!》是作者&quot;陆轻歌&quot;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陆轻歌欧邵爵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quot;妈咪!你怎么一脸不开心!喜宝呢?&quot;在浴室洗澡的陆君泽踩着拖鞋慢慢走了出来,见到陆轻歌一人坐在沙发上,神情有些落寞,很是奇怪陆轻歌看着儿子,还有在滴水的头发,&quot;君泽,你怎么又不擦干就出来,快过来,妈咪给你擦头发&quot;陆君泽乖巧的来到沙发边,而陆轻歌已然找到了吹风机,给陆君泽吹头发暖和的风吹的陆君泽有些打哈欠了,他揉了揉朦胧的眼,&quot;妈咪,小喜宝去哪了?&quot;陆轻歌吹头发的手一顿,随后她又若无其事道,&quot;......

第17章 居然对他摆脸色?

陆轻歌没来由的有种怪异之感。
但是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喜宝被她爸爸接走了,我们继续吃饺子,妈咪刚刚还做了煎饺。”
装扮成陆君泽的殴喜宝,原本还有些担忧会被轻歌阿姨给认出来,没想到,轻歌阿姨居然没发现。
她暗自庆幸,冲着陆轻歌重重点头,“吃饺子。”
“你嗓子怎么了?”陆轻歌皱眉。
殴喜宝压低了嗓音,“没事,可能是着凉了。”
陆轻歌一脸关心的走上前,“难受吗?”
殴喜宝摇头,“不难受,轻…妈咪,我们去吃饺子吧。”
陆轻歌点头,“走吧,饺子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殴喜宝开心的点头,边吃,边在心里感叹,这么美味的饺子,爸比这么快就走了,没吃到真是太可惜了。
随后,她又转念一想,之前爸比不是说他工作很忙吗?怎么又会来亲自接她?
想到被爸比接走的陆君泽,殴喜宝很是好奇,也不知道,君泽什么时候会被发现……
就这样,感受到轻歌阿姨无微不至照顾的殴喜宝,心中涌起难以言说的温馨。
陆轻歌只觉得今天的君泽很是粘人,想着或许是因为他嗓子的难受的原因吧。
“明天妈咪带你去医院瞧瞧。”
殴喜宝紧紧抓住了陆轻歌衣角,“不去医院。”
“行吧,要是难受了你可得跟妈咪说,现在早点休息了。”
殴喜宝点头,“妈咪,晚安。”
直到房门被关上,殴喜宝脸上露出窃喜的表情。
轻歌阿姨没有觉察呢。
想到刚刚这般温柔的轻歌阿姨,殴喜宝捂着嘴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陆君泽那边怎么样了。
另一边,陆君泽被欧邵爵就这样带上了车。
而陆君泽自上车便一直沉默不语。
欧邵爵还以为女儿跟自己闹脾气,他皱着眉头,那个女人就这般好?他亲自来接她居然还对他摆脸色?
哪里知道,陆君泽自上车就后悔了。
早知道,他就不跟那丫头打赌了!
现在落得这般骑虎难下的场面。
就这样,陆君泽全程无言。
而欧邵爵心里对于陆轻歌不满更是达到了顶点。
好不容易抵达了庄园,管家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见到欧邵爵走下来,连忙笑着上去,“爵爷,小姐回来了。”
欧邵爵看了一还在低头不语的女儿,对着管家道,“先带小姐去洗个澡。等会开饭。”
管家笑着应好。
随后,管家便找来了女佣,谁知,女佣被推了出来,并且还被告知要自己洗。
听到了女佣的话,管家顿时一阵感叹,“小姐真是懂事了啊!”
女佣一走,陆君泽连忙拿起了一旁座机,给自己的手机拨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儿,就被接通了,听到那边略带娇嫩的熟悉的嗓音,陆君泽立即开口,“现在怎么办!”
听出了君泽的声音,欧喜宝还好奇询问,“我爸比也没有认出你吗?”
陆君泽闷着嗓子,“没有,他直接带着我就走了。然后就将我交给了管家,现在怎么办?”
他可不想呆着这!他要他妈咪!
欧喜宝感叹道:“我们长的这么像,连爸比都没认出来,嘿嘿,真是太好玩了。”
听到了欧喜宝的话,陆君泽陷入了沉思,对啊!他怎么会跟喜宝长的这么像?
这种事,医学上绝对不科学的。
要知道基因的遗传是有血缘关系人的传承,没有血缘关系,长得像只是偶然的几率。
即使有些人表面看起来很像,仔细区分还是会有很大的差距。
完全没有像有血缘关系或双胞胎那样的相像更近似。
他跟欧喜宝换了装束简直是一模一样!
陆君泽忽然想起了妈咪说过的那个早夭的姐姐……
如果,他的姐姐还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着呢?
想到这个消息,陆君泽一阵激动,妈咪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对了,我回来时,怎么没见到你妈咪?”
听到陆君泽的提问,欧喜宝撇了撇嘴,“她跟我爸没住一块。”
陆君泽皱眉,“为什么没住一块?”
欧喜宝抿了抿,显然根本不想提起,她从小性子敏感,她能感觉到沫沫每次来见她根本不是为了她。
有一次,她还亲耳听到沫沫打电话,沫沫用言语咒骂她,说她调皮,甚至还骂她是小贱种……
欧喜宝很是难过,她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生母会这样的讨厌她。对她的一切都是表面做戏。
她渴望母爱。
直到遇到了轻歌阿姨,她从轻歌阿姨身上感觉到难以言说的亲昵。
被轻歌阿姨抱着,她觉得很是温馨。
这是任何人都没能带给她的感受。
见欧喜宝不说话,陆君泽放缓了声音,“那她现在在哪?”
欧喜宝一点都不想讨论这个问题,“过两天我奶奶生辰,你就能看到了。”
陆君泽声音拔高,“你还要在这呆几天?”
欧喜宝笑道,“怎么,君泽弟弟,你是不是怕被识破?那就快点认输呗。”
明知道这是欧喜宝的激将法,陆君泽还是认了,他是得好好调查一下喜宝的身份。
“后天是我奶奶的生日,到那时,你给轻歌阿姨也发一张请帖,邀请她一起参加,到那时,我们俩再换回来。”
陆君泽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知道了,在那之前,你可别被妈咪发觉了身份。”
“嘻嘻,我这么聪明,肯定不会被发觉的。”
刚挂完了电话,陆君泽便听到房门敲响的声音。
他上前开门,是先前的女佣,女佣一脸恭敬,“小姐,爵爷等你一起下楼吃晚餐。”
陆君泽捏着嗓音细声道,“你把饭菜端上来,我在房间吃。”
说着,他便关上了房门。
女佣愣了一下,还是下楼跟爵爷反应了小姐的要求。
欧邵爵听到女佣的转述,棱角分明的俊脸,顿时冷了下来,气势逼人。
女佣吓得瑟瑟发抖。
管家连忙上前打圆场,“既然小姐累了不想下楼,你发什么呆,还不将小姐喜欢的饭菜端上去。”
女佣连忙点头应是。
欧邵爵没有作声,显然也是认同了管家的做法。
欧邵爵以为女儿发个小脾气明天就好,谁知道,她居然两天都不出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