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疯了!新婚夜你就提出要分开?

>

疯了!新婚夜你就提出要分开?

轻卿辞著

本文标签:

热门网文作者“轻卿辞”的新书《疯了!新婚夜你就提出要分开?》推荐大家前来阅读。以下为内容精选:海城皆知,江总和南小姐两人是出了名的关系冷淡,两人成婚即分居。一个远赴国外开拓市场,一个在海城继续做众星捧月的豪门大小姐,常年分隔两地。渐渐的,两人貌合神离、即将离婚的消息在圈子里传开,并且愈演愈烈。就在众人猜测他们两人什么时候正式离婚时,在国外待了整整一年的江总却突然回了国。大庭广众之下,男人攥着女子寄过来的离婚协议,眼角的怒火即将爆发:“有新欢了?谁给你的胆子提离婚?”女人不语,眼底的寒意却又冷了几分。

来源:qcp   主角: 南时妤江景煜   更新: 2024-01-04 14:05: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霸道总裁小说《疯了!新婚夜你就提出要分开?》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轻卿辞”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南时妤江景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等到池老爷子说完,他才再次开口。隐在光线暗处的瞳仁,闪过冰冷与偏执。“南时妤嫁给江景煜,不过是因为当年江、南两家早期定下的口头婚约。”“南时妤向往自由恋爱,她和江景煜也没有任何感情,这段婚约,她私心里,并不想认。”说到这儿,池泽呈顿了顿。他目光坚定地盯着前面,随之从软垫上站了起来。“爷爷。”他......

第2章


很快,南楚年重回大厅。

南时妤和江景煜还是开始的坐姿,这会儿谈完了有关联姻的话题,气氛渐渐静了下来。

南楚年看着他们两个,语气很是轻松地问:

“聊完了吗?两家的联姻,你们两个什么看法?”

江景煜看了眼南时妤,“婚期不变。”

南楚年随之看向了自家女儿。

见她没反对,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

江景煜从南家回去后,江、南两家便正式开始准备结婚的相关事宜。

不知是不是担心她再临时反悔,两家长辈的速度都出奇得快。

短短一个月不到,她就从单身变成了已婚。

江、南两家,也彻底绑定在一起。

***

六月初三,结束一天的婚礼流程。

装修奢华的婚房别墅中,南时妤抱着贺礼单在二楼房间中拆贺礼。

两家在海城都是金字塔巅峰的豪门,他们这场大婚来的宾客几乎多不胜数,自然,所送的贺礼也琳琅满目。

一个多小时后,南时妤拆了将近大半的贺礼,看了眼当前的时间,她站起身,准备回卧室。

却在转身时,衣角勾到了旁边的一个黑色礼盒。

礼盒十分小巧低调,放在大片五花八门的贺礼中,并不起眼。

南时妤停住脚步,伸手接住这个礼盒。

轻轻晃了晃,里面传来些微的声响。

她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支流苏发簪。

发簪做工很细致,簪身用纯金打造,上面坠着宝石和碎钻,在灯光下,烨烨生辉。

相对于刚才拆的那些贺礼而言,这支簪子,称得上‘另类’。

南时妤翻出刚才的贺礼单,却没找到这流苏发簪是谁送的。

正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江景煜随手掩上门,朝着南时妤走了过来。

随着他靠近,南时妤闻到一股很淡的酒味。

她回头打量他。

男人步伐沉稳,眉眼深隽,并不见醉意。

想来并没有喝醉。

她捏着那支簪子,对他说:

“贺礼是不是漏记了?这发簪是谁送的?”

江景煜停在她面前。

黑眸在她身上定格刹那,接过了她手中的流苏发簪。

“没漏记。”他说。

“嗯?”南时妤狐疑抬头。

还未看清他的神情,男人突然上前一步。

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

南时妤本能想往后退,却被他先一步扶住了腰。

男人掌心炙热的温度,穿透薄薄的衣料,贴上肌肤。

南时妤瞬间屏住了呼吸,身体也不由自主地绷紧。

江景煜仿佛并未察觉到她的异样。

呼吸轻浅。

柔和的光晕下,男人单手扶着女子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捏着那支发簪,插入了她还未散下的头发中。

下一秒,头顶再次响起低沉的嗓音。

“我送的。”

“新婚贺礼。”他低头看她,“喜欢吗?”

南时妤抬手触了触垂落的流苏,微凉的触感自指尖蔓延。

她没抬头看他,红唇动了动,说:“……回头我给你补一份新婚礼物。”

南时妤没料到这发簪是他送的,在今天之前,她也没想过夫妻两个还送新婚礼物这茬事,自然什么都没准备。

但他既然送了,礼尚往来,她便回一个。

江景煜没接她这句话。

看出了她这会儿有些局促,他往后退了半步,给出她足够空间。

在南时妤一口气还没松完的时候,他垂眸扫了眼当前的时间,冷不丁问了一句:

“之前那个问题想好了吗?”

气刚喘了一半的南时妤:“?”

江景煜适合给她提醒:“关于继承人,江太太是打算试管,还是走正常途径?”

南时妤眼皮猛地跳了两下。

她现在的心情,就像头上这支簪子上的流苏,七上八下,晃个不停。

“……要不还是正常途径?”

他们婚都结了,总不可能一直没有夫妻生活。

既然不可能是无性婚姻,她何苦折腾自己受罪做试管?

江景煜低眸看着她。

瞳仁深处,暗色无声翻涌。

五分钟后,主卧卧室。

江景煜带南时妤去了衣帽间,里面全是各色各样的女式衣服。

他打开靠墙的一个柜门,对她说:

“这些都是睡衣,你挑你喜欢的款式。”

说罢,他侧身,又说:

“时间不早了,我去次卧洗漱,有事就喊我。”

南时妤点头。

江景煜出去后,她选了件睡衣,去了主卧浴室。

等再出来时,江景煜已经坐在了床边。

手中把玩着的,正是她刚才随手放在化妆台上的流苏发簪。

听到动静,他抬眸看过来。

不知怎的,南时妤突然有种很忐忑紧张的感觉,就连呼吸,都乱了几分。

江景煜的目光在她身上停顿片刻。

随即,他起身。

将那支发簪放在了一旁的桌上。

随着他一步步靠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缩短,那种属于男性清冽逼仄的气息,再次将南时妤环绕。

她克制住想往后退的本能反应,呼吸被压得又轻又慢,卷长的睫毛缓缓覆下。

企图遮住眼底的神色。

南时妤虽然没有抬头,但仍旧能清楚感觉到,江景煜的目光,始终凝在她身上。

那种快要凝结成实质的目光,让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这么紧张。

“不用怕。”

耳边忽而响起一道低缓的声音。

紧接着,腰肢被人圈住。

下一刻,南时妤被带进一个冷冽又陌生的怀抱。

“怦怦怦”的心跳声中,那道带着安抚的声音再次落在她耳边。

“我会很轻,疼了就告诉我。”

——————

ps.发簪——正妻之物,结发相随。

小说《疯了!新婚夜你就提出要分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疯了!新婚夜你就提出要分开?》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