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霸道总裁> 溺于年华

>

溺于年华

蓝小溪著

本文标签:

小说《溺于年华》,大神“蓝小溪”将艾可纯靳纪安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 “把字签了,你就可以去奔丧了。”<br> ----------------------- 艾可纯定定的看了离婚协议书好一会,上面的白纸黑字又冰冷又无情,她终于缓缓吐出一个字,“好。”<br> 好?<br> 靳纪安眼睁睁的看着艾可纯再也没有任何犹疑的拿起笔“刷刷”地在纸上落下“艾可纯”三个大字,一下子有些回不过神来。<br> 下一秒,艾可纯已经把签好字的协议推了过来,看着他问道:“这样可以了吗?”<br> 直到艾可纯捂着腹部一颠一颠的从门口消失,靳纪安才恍然回神,胸口像被人挖空了一大块,他想冲过去质问什么,手臂却被身后的人拉住了。<br> “纪安哥哥,可纯姐姐这么伤心,我也好难过,要不你还是回到她的身边去吧,我……只要能一直守在你身边我就知足了。”<br>夏雨桐小声的说着又要哭出声。<br> 靳纪安瞬间回神,心疼无比:“说什么傻话呢?<br>我说过要让你成为世上最美的新娘……” 艾可纯连衣服都没换,穿着过大的病号服就匆匆忙忙的赶回到家里,她以为看到的会是葬礼现场,会听到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嚎,然而并没有。<br> 家里一片安静,看上去像没有一丝人气的孤城。<br> 艾可纯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鼓起勇气推开房门。<br> 屋内的场景让她瞬间崩溃,只见心心念念的母亲像个死人一样脸色灰白的躺在床上,手里紧紧攥着的是一瓶所剩不多的安眠药!<br> “妈!”<br> 艾可纯疯了般扑了过去,触碰到的体温已然凉透。<br> “妈!<br>妈你醒醒啊!”<br>艾可纯的世界彻底崩塌,她眼泪决堤,“妈你睁开眼再看看我好不好?<br>对不起,对不起!<br>都怪我来晚了!<br>我求你,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只剩下你了……” “为什么?<br>为什么你们要留我一人在这世上……” “是我的错!<br>都是我的错!<br>是我太愚蠢,当初非要嫁给靳纪安,害了你们!<br>也害了自己!<br>是我该死……” 艾可纯抱着自己母亲的尸体足足哭了一个下午,最后眼睛都肿胀到可怕,才颤巍巍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br> 她抹干泪水,强打起精神。<br> 无论如何,她要先让自己的父母入土为安。<br> 艾可纯撑着虚弱的身子很快就为父母布置了葬礼,可惜往日与父母称兄道弟、来往密切的人此时却显得那么冰冷无情,没有人愿意为她父母送终,她穿上孝服,独自一人跪在灵堂前,一点一点烧着纸钱。<br> 火焰在她空洞的眼眸里跳跃,灼热了她的眼睑,可她这次没有再哭,神色麻木得像空洞的木偶。<br> 靳纪安本来是不想过来的,但架不住夏雨桐的“心善”,非说要过来关心一下可纯姐姐怎么样,靳纪安拗不过,就只好带她来了。<br> 由于办葬礼,大门都是敞开的。<br> 两人一进门就看到艾可纯孤孤单单的一人跪在那,那孤寂的背影透着化不开的哀伤和绝望,让人看着莫名心疼。<br> 夏雨桐敛下心间的得意,拉住有些怔愣的靳纪安就走了进去,掩面而哭:“伯父、伯母走得不容易,可纯姐姐还是要节哀顺变……” 熟悉到令人反胃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艾可纯,她转头就看到竟还有脸出现的男女,眸光一厉,抓起一旁的刀就指向两人:“滚!<br>给我滚!<br>你们两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br> 透过泛着冷光的刀,靳纪安从艾可纯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半点自己的身影,只有浓烈得能将人溺死的仇恨!<br> “啊?”<br>夏雨桐慌乱的钻进靳纪安的怀里,还在装腔作势,“可纯姐姐,我们只是不放心你……” “不放心我?<br>有什么不放心的?<br>是怕自己下手不够狠,我二老还死得不够透,要过来补两脚还是说没能斩草除根,要在我身上也捅上两刀子,才放心?”<br> “不是的,可纯姐姐,你误会了……” “误会?<br>是!<br>我是误会了!<br>误以为你们两个狗男女还会有一点良心在!<br>没想到你们竟连畜生都不如!<br>既然你们自己要找上门,今天我就替天行道!<br>解决了你们两个祸害,也替我死去的父母报仇!”<br>说着艾可纯竟冲了过来,手起刀落,速度快的令人始料未及!<br> 血液喷涌,夏雨桐捂住自己不及躲藏被刺中的手臂,痛呼出声:“啊!<br>痛!<br>杀人了!<br>纪安哥哥!<br>艾可纯她要杀人了!”<br>慌不择路安的夏雨桐一下子躲在了靳纪安的身后,小脸被吓得惨白,心有余悸的再也不敢乱说话了。<br> 与此同时,靳纪安护住夏雨桐怒斥:“艾可纯你疯了!”<br> “呵!<br>我疯了?<br>我是疯了!<br>今天我就要让你们两个刽子手,在这灵堂之上,给我可怜的父母陪葬!”<br>艾可纯像疯了一样,再次朝两人扑去。<br> 靳纪安下意识一挡,拿手狠狠的握住了刀刃,鲜血瞬间沿着手臂潺潺流下。<br> 疼痛一下子拉拽了靳纪安的神经,他大力的一把甩开艾可纯,厉声:“持刀伤人!<br>我可以让你进牢狱!”<br>

来源:zby   主角: 艾可纯靳纪安   更新: 2023-01-17 16:38: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火爆新书《溺于年华》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quot;蓝小溪&quot;,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艾可纯最后的神情是那么平静,又那么决绝,不含一丝眷恋……-------------------&quot;艾可纯!&quot;&quot;小艾!&quot;靳纪安和靳母的惊呼同时响起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艾可纯倒下的那一瞬间,第一个扑过去的人竟是靳纪安,他拦腰将艾可纯抱起,颤巍巍的拍打着艾可纯的脸:&quot;艾可纯?艾可纯你醒醒!&quot;可惜无论他怎么呼唤,眼眸紧闭的艾可纯都没有反应,身体的温度还在一...

第6章 葬礼

“把字签了,你就可以去奔丧了。”
----------------------- 艾可纯定定的看了离婚协议书好一会,上面的白纸黑字又冰冷又无情,她终于缓缓吐出一个字,“好。”
好?
靳纪安眼睁睁的看着艾可纯再也没有任何犹疑的拿起笔“刷刷”地在纸上落下“艾可纯”三个大字,一下子有些回不过神来。
下一秒,艾可纯已经把签好字的协议推了过来,看着他问道:“这样可以了吗?”
直到艾可纯捂着腹部一颠一颠的从门口消失,靳纪安才恍然回神,胸口像被人挖空了一大块,他想冲过去质问什么,手臂却被身后的人拉住了。
“纪安哥哥,可纯姐姐这么伤心,我也好难过,要不你还是回到她的身边去吧,我……只要能一直守在你身边我就知足了。”
夏雨桐小声的说着又要哭出声。
靳纪安瞬间回神,心疼无比:“说什么傻话呢?
我说过要让你成为世上最美的新娘……” 艾可纯连衣服都没换,穿着过大的病号服就匆匆忙忙的赶回到家里,她以为看到的会是葬礼现场,会听到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嚎,然而并没有。
家里一片安静,看上去像没有一丝人气的孤城。
艾可纯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鼓起勇气推开房门。
屋内的场景让她瞬间崩溃,只见心心念念的母亲像个死人一样脸色灰白的躺在床上,手里紧紧攥着的是一瓶所剩不多的安眠药!
“妈!”
艾可纯疯了般扑了过去,触碰到的体温已然凉透。
“妈!
妈你醒醒啊!”
艾可纯的世界彻底崩塌,她眼泪决堤,“妈你睁开眼再看看我好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
都怪我来晚了!
我求你,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真的只剩下你了……” “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要留我一人在这世上……” “是我的错!
都是我的错!
是我太愚蠢,当初非要嫁给靳纪安,害了你们!
也害了自己!
是我该死……” 艾可纯抱着自己母亲的尸体足足哭了一个下午,最后眼睛都肿胀到可怕,才颤巍巍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抹干泪水,强打起精神。
无论如何,她要先让自己的父母入土为安。
艾可纯撑着虚弱的身子很快就为父母布置了葬礼,可惜往日与父母称兄道弟、来往密切的人此时却显得那么冰冷无情,没有人愿意为她父母送终,她穿上孝服,独自一人跪在灵堂前,一点一点烧着纸钱。
火焰在她空洞的眼眸里跳跃,灼热了她的眼睑,可她这次没有再哭,神色麻木得像空洞的木偶。
靳纪安本来是不想过来的,但架不住夏雨桐的“心善”,非说要过来关心一下可纯姐姐怎么样,靳纪安拗不过,就只好带她来了。
由于办葬礼,大门都是敞开的。
两人一进门就看到艾可纯孤孤单单的一人跪在那,那孤寂的背影透着化不开的哀伤和绝望,让人看着莫名心疼。
夏雨桐敛下心间的得意,拉住有些怔愣的靳纪安就走了进去,掩面而哭:“伯父、伯母走得不容易,可纯姐姐还是要节哀顺变……” 熟悉到令人反胃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艾可纯,她转头就看到竟还有脸出现的男女,眸光一厉,抓起一旁的刀就指向两人:“滚!
给我滚!
你们两个杀人犯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
透过泛着冷光的刀,靳纪安从艾可纯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半点自己的身影,只有浓烈得能将人溺死的仇恨!
“啊?”
夏雨桐慌乱的钻进靳纪安的怀里,还在装腔作势,“可纯姐姐,我们只是不放心你……” “不放心我?
有什么不放心的?
是怕自己下手不够狠,我二老还死得不够透,要过来补两脚还是说没能斩草除根,要在我身上也捅上两刀子,才放心?”
“不是的,可纯姐姐,你误会了……” “误会?
是!
我是误会了!
误以为你们两个狗男女还会有一点良心在!
没想到你们竟连畜生都不如!
既然你们自己要找上门,今天我就替天行道!
解决了你们两个祸害,也替我死去的父母报仇!”
说着艾可纯竟冲了过来,手起刀落,速度快的令人始料未及!
血液喷涌,夏雨桐捂住自己不及躲藏被刺中的手臂,痛呼出声:“啊!
痛!
杀人了!
纪安哥哥!
艾可纯她要杀人了!”
慌不择路安的夏雨桐一下子躲在了靳纪安的身后,小脸被吓得惨白,心有余悸的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与此同时,靳纪安护住夏雨桐怒斥:“艾可纯你疯了!”
“呵!
我疯了?
我是疯了!
今天我就要让你们两个刽子手,在这灵堂之上,给我可怜的父母陪葬!”
艾可纯像疯了一样,再次朝两人扑去。
靳纪安下意识一挡,拿手狠狠的握住了刀刃,鲜血瞬间沿着手臂潺潺流下。
疼痛一下子拉拽了靳纪安的神经,他大力的一把甩开艾可纯,厉声:“持刀伤人!
我可以让你进牢狱!”

《溺于年华》资讯列表: